现代京剧《红灯记》在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现代京剧《红灯记》在,龙应台:3000人剧场坐满,父亲落泪 

2001年,现代京剧《红灯记》第一次在演出。

从2月8日一直到11日,连演4场,获得极大成功。
当时赴台演出的是中国京剧院。

院长吴江兴奋地说:台北观众对《红灯记》来台反应十分强烈。观众对《红灯记》了解不多,但都知道这是一出样板戏,描写的是中国党抗日的故事,在艺术上堪称经典之作。

京剧是世界华人共同的文化遗产。从乾隆年间三庆班进京演出开始,历经300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中国舞台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但长期以来,一说到京剧观众想到的首先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现代京剧发轫于五四新文化运动,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六七十年代,现代京剧才真正进入繁荣昌盛的大发展期。这时候出现了大量经典之作,比如《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等,其中最经典的称之为八大样板戏。

由于两岸文化交流的不畅,很多观众都听说过现代京剧和样板戏,但没有看过。在他们的印象里,京剧的题材都来源于历史,舞台上出现的都是古装人物,京剧怎么可以现代化呢?因此,《红灯记》第一次到演出,引起他们的好奇心和轰动是必然的。

首场演出在台北市孙中山纪念馆进行。

作家龙应台和她父母以及一位方伯伯观看了演出。

孙中山纪念馆有3000个座位,是台北市大型演出场所。当龙应台得知《红灯记》要在这里演出时有点惊讶,因为不是特别有号召力的演出一般不会预定这个场所,观众不容易坐满。也许经纪人不懂当地的情况。但是,当龙应台走到纪念馆时不由吃了一惊,就见观众纷纷入场,时间一到所有门都关上,龙应台从第一排朝后看去,就见3000个座位已经全部坐满,没有一个空位。

可见《红灯记》在的号召力!

演出很快进行。

没有手机响,也没有人交头接耳。观众很安静地观看演员们在音乐的伴奏下旋身甩袖,如何用眼睛和神态表现英雄气概和儿女情长,如何用唱腔歌颂英雄的大无畏精神。作为第一次观看现代京剧的台北人,龙应台除了欣赏京剧艺术的魅力外,同样也格外关注坐在身边的3位观众。

龙应台的父亲特别入戏,当《红灯记》演到悲惨的场景时,不由老泪纵横,不断用手帕擦着眼角。当日本坏蛋鸠山被袭击时,他忘情地拍手欢呼;一旁的方伯伯则神态凝重,表现出一副好奇的模样。而龙应台的母亲既不鼓掌也不喝彩,只是很疑惑地看着演出,似乎不太欣赏这种现代形式。

但不管怎样,《红灯记》在的演出还是取得了成功。

当演出结束时,观众热烈地鼓掌,很长时间的掌声,照龙应台的说法:很温暖,很礼貌,然后人群有秩序地纷纷散去。这时候观众开始七嘴八舌地评论起来。一个头特别大的老人说:告诉你,李就是鸠山!旁边的人哄然大笑。除了一些老人外,前来观看《红灯记》的还有很多年轻人,他们谈论着舞美设计和京剧动作如何如何,就像看完法国的《茶花女》或是英国的《李尔王》一样(龙应台语),很显然,这种别具一格的现代京剧感染了他们。

龙应台的父亲意犹未尽,这时候很高兴地说:日本鬼子太坏了!这个戏演得好!

龙应台的母亲则似乎有点埋怨龙应台,说道:京剧是这样的吗?穿着现代人的衣服唱京剧?

很显然她还接受不了现代京剧。

《红灯记》在的演出并非一帆风顺。当时红剧场负责人林恺给台北市观众准备了老舍的话剧作品,以及京剧院多部传统京剧和现代京剧《红灯记》。老舍的作品和传统京剧很快通过,但唯有《红灯记》被文化单位无理阻挠,要求更换剧目。林恺表示不理解,很快又提出《红灯记》来台演出,仍被无理反对。红剧场面对文化单位的打压,认为应该以艺术文化的角度公正对待样板戏《红灯记》,因此再次提出《红灯记》来台演出。

与此同时,岛内很多戏剧家也对红剧场表示支持。戏曲学者贡敏表示,《红灯记》的内容是描写抗战,这是民族大义,方面禁止演出毫无理由。文学教授曾永义说,《红灯记》在京剧发展史中有着关键性的地位,它由一流的演员、一流的编导、一流的作曲所架构而成的一流作品。

在红剧场和文艺界人士的共同努力下,最终《红灯记》与多部传统京剧一同在台北市演出。

与传统京剧相比,《红灯记》更受京剧票友们欢迎。红剧场经纪人林恺说:《红灯记》的艺术水平征服了观众,许多知名的文化人士都来观看,对《红灯记》提出高度评价。尤其是一些经历过抗日战争的老观众被剧情所感动,边看边擦眼泪。当演出结束时,许多观众到后台与扮演李玉和、李奶奶、李铁梅的演员签名,并与他们合影。林恺说:观看《红灯记》的有3成是年轻人。

《红灯记》是中国京剧史上的里程碑式作品,也是第一部现代京剧。

1963年,电影《自有后来人》在全国上映,引起很大轰动。当时哈尔滨市京剧院很快将它改编成京剧,与此同时,上海市沪剧院也把它改编成现代沪剧在上海演出。鉴于这个情况,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林默涵指示中国京剧院总导演阿甲,也把这部电影改编成现代京剧《红灯记》。

1964年7月,京剧现代剧观摩汇报演出在北京隆重举行。于是哈尔滨的京剧《自有后来人》和北京的京剧《红灯记》同台演出,演员们精湛的表演各有千秋,一时在京城传为美谈。

组织这次汇报演出的是毛主席。1963年,毛主席在观看了现代话剧《雷锋》、《霓虹灯下的哨兵》和现代豫剧《朝阳沟》后,当即决定在现代戏剧做一次汇报演出。当时的《红灯记》和《杜鹃山》等都参加了演出。

在汇报演出之前,文艺界对上演什么样的戏剧意见都不一致。当时主管文化的陆定一认为:中国舞台上仍然应该以上演历史传统剧目为主,比如三国戏、水浒戏、大闹天宫、三打白骨精等等。但是在出席汇报表演座谈会时,提出了一个不同意见:即戏剧的主要任务是刻画当代现实生活,塑造工农兵形象,明确反对舞台上继续上演神话剧和鬼戏!毛主席后来对这个意见表示了肯定,1964年他在一次会议上说:唱戏这15年根本没有改,什么工农兵,根本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那个封建主义同资本主义,所谓帝王将相、才子佳人。

在汇演期间,相关负责人把《红灯记》和《自有后来人》两个剧组的人员召集在一起,提出共同改编这个戏。这种改编不仅限于台词,还包括情节、结构,甚至主题。因此,《红灯记》前后改动多达200余次,融合哈尔滨和北京两部京剧的优点,还邀请群众改编,可谓精益求精。

1965年,现代京剧观摩演出大会结束,《红灯记》剧组在毛主席指示下,南下上海和广州演出。他们甚至还来到当时只是一个与香港有一桥之隔的荒凉、偏僻的小镇深圳演出。那天夜里,无论是深圳当地的渔民还是来自香港的市民都把手掌拍红了,情绪极其高昂,这让《红灯记》剧组始料未及。

1965年3月,文艺界对《红灯记》演出的热烈程度评论道:看过这出戏的人,深为他们那种战斗的热情和的艺术力量所鼓舞,众口一词,连连称道:好戏,好戏!认为这是京剧现代化的一个出色样板。

《红灯记》成为样板戏就是这样来的。
结语

《红灯记》在成功演出的启示

一部文艺作品是否能成为经典,关键在于是否有所创新和发展,能够突破传统剧目的束缚,变身为一种全新的艺术形式。现代京剧是在以毛主席为首的老一辈家领导下,进行的全新尝试与创造。实践证明这种为工农兵服务的艺术作品获得了观众热烈欢迎。

在现代京剧诞生60多年的历程里,推陈出新了很多经典之作。2001年《红灯记》在地区的成功演出,再一次证明经典文化作品具有感染人心的强大力量,是华夏儿女所共同需要的。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