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名家赵慧秋老太太角儿就是角儿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名家赵慧秋:老太太角儿就是角儿 

老戏迷对京剧荀派老一辈传人的评价是:李薇华的正,赵慧秋的绵,王紫苓的帅,黄少华的懒,宋长荣的甜,孙毓敏的辣,刘长瑜的俏,够准确吧,呵。

5月27日在天津中国大戏院,举行了纪念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赵慧秋京剧演唱会,康万生、李莉、何佩森、赵秀君等艺术家以及赵慧秋先生的两名,梅花奖得主李和国家一级演员张悦登台献艺,现场热烈火爆,观众一饱耳福。

今天单说赵慧秋先生吧,看过两次赵先生的现场演出,老太太一到了台上,立刻光彩夺目,戏迷们议论,角儿就是角儿,老太太绝对的荀派大家。

有这样一个故事:赵慧秋先生腿有残疾,平时在台上极力绷着,掩饰极好,观众看不出来。某次演出《红娘》,她饰红娘,朱凤桐先生饰崔莺莺。在琴心一场,红娘有个转身的动作,因为台毯是两块相接,她的一足正好伸进两层毯子之间,绊住了,偏偏是那条不得劲儿的坏腿!

糟了,怎么办?她灵机一动,不须移步,就势左转把坏腿的脚尖转出来,下身向后,上身转向台下,来了个荀派特有的POSE,神态妩媚之外,还用手中的扇子向观众席一招,一笑,立刻好儿就上来了;她还不罢休,又原地转身向右,做了个反方向的身段。又是一招一笑,这下观众更受不了了,好声如雷。

朱凤桐先生也纳闷,下台后问她,今天犯什么毛病了?她说哪是啊,那条不灵光的瘸腿脚尖被毯子绊住,不随机应变非丢大人不可!

赵慧秋先生祖籍山东,1938年随荣蝶仙学戏,1944年向李凌枫求教;1950年与谭富英演出后,自己挑班,行遍大江南北;1956年参加天津京剧团担任主演,与杨宝森厉慧良、张世麟合作《游龙戏凤》《法门寺》《铁道游击队》《海上渔歌》《八一风暴》等。

赵慧秋1961年拜荀慧生为师。擅演剧目有《穆柯寨》《审头刺汤》《红娘》《金玉奴》《杜十娘》《玉堂春》《香罗带》《勘玉钏》《霍小玉》等。这位老人把一生都奉献给了京剧,而她的表演风格更是继承了荀派表演艺术。

赵慧秋先生是荀派继承者中的翘楚,在多年的舞台实践中,同谭富英、奚啸伯、杨宝森、侯喜瑞、周啸天、厉慧良等诸多的京剧名家同台演出的同时,不断汲取营养来丰富自己的表演艺术,其荀派戏中规中矩,呈现给观众一个完整完美的荀派艺术,不论是她录制的《晴雯》、《霍小玉》等戏的录音,还是五演《红娘》等荀派戏的资料,都是那么淳朴清新。

老太太一辈子谦虚低调,她自己说:“我这一辈子在合作者的身上也学到了很多东西,跟哪位老生演出我都向人家请教。跟谭富英先生经常唱《二进宫》、《桑园会》。谭先生的台风,身上、脸上、做戏,我每次在台上都看不够,有时候差点儿忘词儿。

跟杨宝森先生唱的《大保国》、《桑园会》、《法门寺》,《珠帘寨》的二皇娘等都有录音,后来都没有了,只留下一个《游龙戏凤》。跟杨先生能唱《戏凤》,我感到非常的自豪。他看了我的戏夸我捧我说:“你的花旦戏很好,咱俩弄出《戏凤》吧。”

唱完了我征求意见,杨先生说:“都挺好的,就是后头那点儿,你再孩儿气一些就更好了。你别太直恭直令了。”

赵先生回忆跟周啸天先生唱《武家坡》:我唱完“急忙跑回寒窑前”我下了,后边他来个可堂好。人家不是傻唱,跟观众有交流,冲台底下指着王宝钏的背影,笑哈哈哈——由弱到强,一拍肚子挑大拇指。他这一笑可堂好,冲观众好像是说:“你们瞧我这好媳妇!”接着唱“好个贞节王宝钊,果然为我受熬煎”这两句都有表演。“不骑马来步下赶”他先看,她跑到哪了?拿起马鞭拉马他还在看,可别跑太远了,我追不上。太符合剧情了!

论资历,她受业于荣蝶仙和李凌枫,应与程砚秋、张君秋同等,但她始终没有炫耀这些,而是默默地去耕耘自己的天地,走自己的路,她经常说:老师好,代表不了什么,同门师兄妹出名是人家的事情,自己的奋斗得到大家的认可才是真本事。她为人耿直,敢说真话,谈泊名利,也正是因为她的性格,才没有那么大红大紫,可是她的精湛艺术永远令大家敬畏。

老太太于2022年4月7日因病在津去世,享年94岁。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