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史诗的京剧交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心灵史诗的京剧交响 

由武汉京剧院创演的现代京剧《母亲》,首度亮相,非同凡响。该剧编剧赵瑞泰是话剧、电视剧的名编,导演黄定山是话剧、歌剧的大导;女主演刘子微则是两度获得梅花奖的名角儿,在其艺术生涯的高峰挑战极限,又达到了一个新高度,光彩夺目。他们组成超强团队,将这部戏打造得品相优质,在众多红色题材的舞台剧中独树一帜,可圈可点之处颇多。

传奇性和思想性的交汇。该剧主人公的原型葛健豪是早期蔡和森的母亲,她用一生演绎的传奇,本身就将思想性和传奇性融为一体。主创和主演在扎实的生活依据中,提炼开掘视角的独特性,以及人物形象的典型性和鲜活的个性。在戏剧化抒写这位奇女子传记的同时,着力揭示身为母亲所具有的内涵和象征;在母性的光芒中渗透党性的光辉,以传奇性烘托思想性,将厚重的主题脉络与别致的剧情架构编织为一条主线。葛健豪的那双小脚在剧中成了传奇性的立足点。她走出湖南,闯荡天下。从“史上休夫第一人”,到“与儿孙同考学”;从“跟随儿女赴法留学”,到“冒死为英烈收尸”;她所走的每一步都踏着风云变幻的投影和人生抉择的拐点。惊世骇俗的个人命运,始终紧扣波澜起伏的时代背景;这个奇女子成为伟大母亲的心路历程与中国的征程休戚相关,荣辱与共。全剧唱响的心灵史诗,折射了中国党、中华民族的奋斗史。既引人入胜,又发人深省,这部戏的价值在于力求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的有机统一。

传统性和现代感的交响。该剧的二度创作大胆地运用多元的表现手法,并尽量与京剧本体相糅合。比如的段落,母亲绣制的那面红旗,不断的接力传递,充分发挥了戏曲的程式化表演,并嫁接现代舞的肢体动作;热血青年抛撒传单的行为则由小翻、前扑等武戏动作来完成;还有地下党在街头巷尾多个接头点传递情报的段落,则将戏曲的虚拟性和场面的舞蹈化交加,以京剧特有的台步和身段,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诸如此类的舞台呈现中,传统性和现代感碰撞出耀眼的火花,使得化、战斗化的内容展示也达到了京剧应有的赏心悦目之效。而场面的舞蹈化和伴唱的歌剧化,以及多媒体在舞台景观中所增添的视觉效果,都有助于丰富京剧的表现力。

力度和温度的交融。全剧既有壮怀激烈的涌荡,又有沁人心脾的暖流。几番大场面营造了激越的视听冲击力,使全剧的思想震撼力和情绪感染力得以强化,点燃了舞台,沸腾了观众。而在“久别重逢”这一节中,则无声胜有声。彼此因情境的险恶而不得相认,双方欲说还休、欲罢不能,各自只能用眼神抒发压抑的深情。那瞬间的对视,望穿秋水,掀动心潮,虽无大场面,却能澎湃于怀。“别子”这场戏中,母亲为儿送鞋的小细节,也是十分揪心、催人泪下。

我相信这部戏经过不断打磨,将以更加丰满的“母亲”的艺术形象载入中国戏剧人物画廊。虽说戏逢其时,但该剧所追求的终极目标,应是留在中国京剧的史册里,这也是名家和名团义不容辞的使命和担当。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