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雨主演《清官册》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清官入册 传唱百年 

近日,北京吉祥大戏院上演了一出由北京京剧院青年京剧团马派老生演员穆雨等人主演的京剧《清官册》,剧场爆棚,喝彩叫好声阵阵传来。观众们一是为这出优秀传统戏喝彩,二是为精湛的马派艺术叫好,三也是为北京京剧院的青年演员能够挑起大梁而欢呼鼓掌。

一 刚正不阿寇青天

在京剧舞台上,歌颂清官的剧目为数不少,但在京剧舞台上入《清官册》的清官仅一人,那便是寇准。

寇准是历史上的真实人物。他是宋太宗、真宗、仁宗三朝的宰相,在授相之前,曾做过好几个地方的知县,又在朝中做过郎中、直学士等政府官吏,办过许多有利于朝廷和老百姓的好事。寇准一生政绩卓著,但为人传诵、留名千古的一桩大事,是人们永远不会忘记的“澶渊之盟”。宋景德元年(1004)冬,辽国大军侵宋,直驱黄河沿岸的澶州(今河南濮阳),距离宋朝的都城汴京已经不远。宋廷大臣王钦若等多主张迁都以避其锋,只有寇准力排众议,极力促成宋真宗亲临澶州前线抗击辽军。
宋真宗御驾亲征,令宋军士气高涨。寇准亲自做全军指挥官,不但取得胜利,还用床子弩射杀了辽军主帅挞览,迫使辽国遣使议和,定下了“澶渊之盟”。和约签成之后,辽兵退去,从此宋辽保持了一百多年和平,百姓安居乐业,边境贸易繁荣发展。

然而,寇准为官刚正不阿、直言敢谏,得罪了一些小人,因此多次被坏人进谗言,最主要是奸臣王钦若和丁谓,故多次罢相。但他每到一地任地方官时,都为百姓做好事,施行仁政,故百姓们都称他为“寇青天”。他最后一次罢官,竟被贬到最南端的雷州任司户。那是一个荒凉偏僻的地方,没有一个像样的房子让他住,是老百姓为他盖了住处。年迈的寇准也善对百姓,指导当地居民学习中州话,并兴修水利,传授农业技术,开渠引水,灌溉良田,并向群众讲解天文地理,对传播中原文化,开发雷州起了极大的促进作用,可惜不久,老病的寇准含冤身故于雷州任上。后来,宋仁宗为他平反,恢复为太子太傅,并追赠他为莱国公。

从此,寇准成为了百姓心中清官的代表之一。至清朝,剧作家杨潮观创作了《莱国公思亲罢宴》杂剧。数百年后,国家京剧院(当时的中国京剧院)的老剧作家吴少岳、祁野耘据杂剧原本,又改编成佳剧《罢宿》,寇莱公从谏如流、抛弃奢华的一桩史实,由著名老旦艺术家李金泉扮演寇准的老仆刘妈妈,名老生李世霖扮演寇准,珠联璧合的演出,不仅使寇准的光辉形象又一次登上舞台,而且至今这出好戏流传不衰。这样的大清官不载入《清官册》,还有何人能载?
二 马连良精彩演绎

京剧《清官册》内容取材于《杨家将演义》小说,同时又参考了清乾隆年间的宫内御用剧本《昭代箫韶》。《昭代箫韶》是240出大型宫廷昆曲戏,乃弘历皇帝命大臣王廷章等创作的,主要讲述了杨家将尽忠报国的事迹。

《清官册》情节曲折跌宕,多次反转突变,充满了戏剧性。宋太宗时,大将杨继业的七子延嗣在擂台上将国丈潘洪之子潘豹打死,两家结仇。为报私仇,潘洪下书要辽邦入侵宋土,自己掌帅印,点杨继业为先行官,统六郎、七郎出兵,虽战胜,却不准继业父子回营,宋军被困在两狼山。七郎奉命去大营搬兵求救,潘洪趁机将其灌醉,用乱箭射死。被困在两狼山的杨继业,内无粮草、外无救兵,老将碰死在李陵碑下。只有六郎延昭,一人突围回至东京汴京告下御状,才将潘洪解至京城受审,八贤王查阅清官名册,选中了廉洁正直、不畏权贵的霞谷县令寇准审理此案。当寇准刚刚进京,后宫潘娘娘便命太监送来厚礼,强令寇准收下以庇护其父。寇准携赃款去南清宫见八贤王以明心迹。八贤王赐以御马,并亲自带马示己心意。寇准审问潘洪,五刑用尽,潘洪始终不招。寇准用计,用酒灌醉潘洪,假作阴曹地府使其招供,潘洪中计,以为自己真到了阴间,为求还阳,终于供认了求荣陷害杨家的罪行。故该剧又名《夜审潘洪》。

剧中寇准这一主要人物,刚正而不迂腐,内藏智慧,刚柔相济,外稳内巧,非常富有个性。这个戏唱念兼备,做表突出,因此耐听耐看,富有极强的观赏性。《清官册》自诞生起,就在百年京剧舞台盛演不衰。“四大须生”中,马连良、杨宝森、奚啸伯和坐科富连成的雷喜福、李盛藻等皆擅演此剧。只是杨宝森、奚啸伯是和《李陵碑》联演,都是前扮杨继业,后演寇准。奚先生后面还加演《黑松林》一个小折子戏,即所谓杨延昭大报仇,杀死发配的潘洪,再扮一个武老生杨延昭。只有马连良,凭自己唱念兼工、做表超群,只唱《清官册》一出,扮演寇准一个角色。昔日给他扮演潘洪的,是郝寿臣、袁世海等花脸艺术家,所以这个单撒手的《清官册》也是马先生每贴必满的保留剧目。

“四大须生”中的谭派艺术家谭富英也与此剧颇有渊源。上世纪50年代中期,马连良剧团和北京市京剧二团合并,成立了北京京剧团,建团公演在能装两千多观众的天桥剧场,排出三天绝佳好戏,最后一天是全部《杨家将》。其中《令公碰碑》一出,由谭富英扮演杨继业。那天谭先生大段“反二黄”唱段,满宫满调,精彩绝伦,自不必说,单说后面那一句:“当年保驾在五台山”的“散板”,唱的不但响遏行云,且凄凉悲壮,太符合老将当时撕心裂肺的心情了,观众报以炸窝子的掌声。后面马先生的《清官册》中,裘盛戎先生扮潘洪。而马先生扮的寇准,唱念做表无与伦比,完全符合寇准这一人物当时的复杂心情。
三 马派传人再续经典

如今,活跃在京剧舞台上的是马派的第三代和传人。36岁的穆雨大概是当下第三代马派传人中最年轻的一位。他扮演的寇准很好地继承了马派精髓,因而受到观众的热捧。

别看穆雨尚不到不惑之年,可已经有30年的舞台实践了。笔者30年前就看过他演的老生戏,那时他才6岁,虽然稚气未脱,但是唱念做已经有了一定的水平,很受观众欢迎。7岁时,他已经在北京戏曲学校学习了,大概也是全国最年轻的中专生,还赢得了“四小须生”“小神童”等美誉。穆雨于2005年拜第二代马派翘楚张学津为师,专攻马派,至今也有将近20年的基础,所以他的这出《清官册》演来不凡,也是在意料之中。

当穆雨扮演的霞谷县正堂寇准,于小锣轻击声中缓步出场,那沉稳潇洒的劲头,颇有几分当年马连良先生的风范,观众立即给一个热烈的碰头好。当寇准接到金牌调令要赴汴京后,与寇夫人话别,紧接着到了京城驿馆内,深夜辗转反侧,常思不眠,其情绪变化、内心思考,都要用成段的唱腔来体现,这可是对青年演员的一种考验。穆雨很好地完成了这一挑战。与夫人临别倾诉时一段有名的“二黄原板”,头一句“用手接过酒一樽”和第二句的“背转身来谢神灵”,开口惊四座,高、低、虚、实,音量的把控恰到好处;节奏的快、慢、转折,也是颇合要领,圆润洒脱,包括最后的,“辞别夫人跨金镫”,都获得观众不吝的掌声。

转入在驿馆中,便要由寇准连唱五支“二黄”唱段,这也是《清官册》的核心唱段。寇准不知何故,金牌调他一个小小的外任县令进京,是福?是祸?难以料定、前途未卜,所以寇准夜不能寐,思绪万千,要把自己多思多虑的复杂心情,从一更天到五更天唱将出来,这就是后台讲的有名的“叹五更”。开始的“二黄慢板”:“一轮明月照窗棂”,这时寇准的心情还比较平静,所以穆雨唱得有滋有味,高低音错落有致,擞音、立音、鼻音、喷口,诸多技巧运用得体,唱得圆润俏丽、悦耳动听,赢得震耳欲聋的叫好声。接下来,寇准对自己在县令任上的所作所为进行反思,心情由平缓变为激动,因此后面几段唱,越唱越快,展现出穆雨咬字切音的功力,观众对于他近年来嗓音的恢复,技巧的飞跃,给予多次肯定。

进入到“审问潘洪”一段,这是考验演员念白功力的一折。寇准的审词700余字,分成四个阶段,中间仅以简单的锣鼓做间隔。穆雨不负众望,这一大段念白,念的是字字清楚、铿锵有力,而且随着人物情绪的波动,越念越快,但又让人声声入耳,一气呵成,达到声情并茂。这段念白一共念了8分钟,声不嘶、力不竭,而且还把马派那华丽浓厚的韵味表达了出来,着实不易。笔者特别注意到,这段念白观众给予掌声最多的是开头,当潘洪狡辩是杨延昭诬告他时,寇准怒发冲冠全力斥道:“潘洪,我把你这个的奸贼!”声音的爆发力,穿云裂帛,暴风雨般的掌声陡然而起,这出充满爱国主义情怀,又是高峰,又是正能量的好戏,通过观众对求荣奸贼的愤恨,体现出戏曲的教化功能。

此剧除穆雨之外,孟宪腾,郑潇、梅庆阳的表演也都可圈可点,充分表现了京剧舞台“一棵菜”精神。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