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拓戏曲艺术新境界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如今,歌剧正从传统的框架舞台走向大剧场、小剧场、沉浸式表演空间。 多媒体、数字手段广泛应用,已进入多场景、多风格、多风格的发展阶段。 这种新型的表演空间为戏曲艺术的现代转型带来了新的可能性。

我为北方昆剧院写的昆剧《国风》最初是在传统画框舞台上排演的,但效果并不好。 后来到达大剧院,我们将写意空间与现代背景融为一体,强化意境,凸显表演性。 在传统的画框舞台上,如果只听到笛子、笛子的吹奏声,观众可能会觉得单调; 但吹笛子或者在现代大剧院里吹笛子却能带来非常饱满的感觉。 因为大剧院的空间环境可以放大艺术效果。 在大剧院演出歌剧并不意味着大规模制作或人群战术,但必须有足够的气场和能量来支撑巨大的空间。

不同艺术门类的跨界融合已成为当今舞台艺术的重要特征。 我为上海歌舞团创作的舞剧《朱鹮》和《永恒的波浪》中,融合了芭蕾舞、现代舞、民族舞、国标舞、街舞等舞蹈元素,来自舞剧、歌剧、话剧、电影和多媒体等一切艺术手段都运用在舞台上。 戏曲艺术有机会跨界融合、冲出圈子。 它可以调动一切手段,将它们和谐地融合在一起,创造出与当代戏剧、当代美学、当代社会相适应的舞台体验。

歌剧作为一种写意的艺术形式,应该对自己的艺术基因充满信心。 传统戏曲用虚拟的手段来表达现实生活,这与现代艺术中极简美学的表现方式类似。 对传统的自觉认识,往往能开辟出具有新时代表演艺术特色的创新境界。 在杨剧《外星人过江》中,我们刻意放大了剧作的“手工”品质。 拍打钢板模拟雷声,用玻璃珠敲打蒲扇模拟下雨的声音,用竹筛摇晃黄豆制造河潮的声音。 在京剧《大脸》中,我们抛弃了电动设备。 舞台上没有电线、转盘或升降平台。 情节仅通过身体和声音来表达。 我曾经建议,表演结束后,我们不妨设计一个环节,让大家看看服装是如何一件件收起来的,刀枪是如何放进盒子里的,让观众更多地看到台后的艺术历程,看中国戏曲可以如此讲究、如此精巧。 美丽的。

面向时代,接触更广泛的受众

如果我们读一下梅兰芳、程砚秋等京剧表演艺术家的艺术创作总结,就会发现他们都有意识地寻求自己的艺术道路与自己所从事的戏曲类型的关系,以及与戏曲类型的关系。他们所从事的艺术门类和时代之间的关系。 。

时代不断为戏曲艺术的现代转型提出新的课题。 以歌剧的程式化表演为例。 它是农业时代生活方式、生产方式、人际交往方式的提炼。 它可以熟练地表达骑马、划船,但无法表达乘坐高铁或乘坐飞机。 歌剧在表达现实生活方面存在“盲点”。 因此,我们不能“屏蔽”乘坐高铁、乘坐飞机等生活内容。 相反,我们必须想办法通过艺术实验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可以从现代舞中得到灵感。 现代舞不是模仿生活,而是让你体验现实生活,在表演环境中引发你的身体、情感和精神反应。 现代舞能将内心的东西外化,这比直接反映现实生活更令人感动。 舞蹈、音乐、绘画可以表达现代生活、表达现代人的灵魂,但歌剧也可以吗? 这是一个需要我们研究的课题。

目前,戏曲已成为大众文化资源的宝库:热门网剧《梦花录》以元曲为蓝本; 上海戏剧学院学生京剧古曲短视频走红网络; 流行歌手、越剧演员跨界演唱 越腔《知否》网络浏览量破亿……传承传统艺术很重要,传播也同样重要传统艺术。 2022年春节期间,上海京剧院线上演出《变世界》观看人数达250万人次。

我相信在剧院之外,歌剧还有着巨大的潜在观众。 现在的年轻人经常通过网络欣赏艺术。 地铁里的年轻人也可以戴着耳机欣赏艺术。 支持戏曲艺术的主要观众不仅是老观众、戏迷,还有当代关心文化艺术的80后、90后、00后年轻人。 戏曲的传播要与当下年轻人的审美兴趣和热点相结合,走出单一的表演空间,回归日常生活,让更多的人在多元化的观看和表演关系中了解、喜爱、欣赏戏曲,并参与歌剧的创作和创作。 从表演、传承、传播。

(作者为剧作家、上海戏剧学院教授)

版面设计:沉一凌

《人民日报》(2023年8月29日第20页)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