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园即诗四首上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大观园诗四首(上)》春夜

春夜活动

贾宝玉

夏小云和云薇负责布置节目,巷子里的蟾蜍更不真实。

窗外枕边寒雨,眼前春色如梦。

盈盈烛泪因谁而哭,一点点花愁为我而生气。

小丫鬟自然又懒又风骚,不忍心频频笑语。

这是描写大观园四时诗组的第一首。 整组诗可见《红楼梦》第23回,“西厢记妙语通戏,牡丹亭优美乐警示心”。 所谓“眼前的事”,就是以眼前的事为题材,铺展开来,表达心中的感受。 作者是书中的男主角贾宝玉。 诗中的特写场景取自荣氏、宁国府接待贾妃(贾宝玉之妹贾元春)亲戚的大观园,百年豪门。 这是一座体现世间财富与奢华的贵族花园。 自从正月十五夜嘉妃到此园游历,与骨肉重逢后,她便回到宫中,下了一道圣旨:为防止园中“人烟稀少”、“花木无柳”。花“艳”,命几位“善诗词的姐妹”和“自幼在姐妹中长大”的挚爱弟弟贾宝玉一起住在屋里。从此,这座大观园就成了从皇帝妃嫔们的省府别墅,摇身一变,成为了各色千金居住的王国,成为了从梦中回到人间的“太虚幻境界”;因此,在这里,上演了一幕幕真爱与痴情的场景,贾宝玉的这四首即兴诗,是他搬进女儿们居住的大观园后,春夏秋冬四个季节的生活写照。

全书二十三回在介绍这四首诗之前,有这样一段:“宝玉自从进了园子,就已经满足了,没有别的可贪的了,每天只和姐妹姑娘们在一起。”或读书,或写字,或弹琴棋,作画吟诗,甚至描鸾刺凤,打草钗,小声吟唱,拆词猜词,无所不包。 书中在介绍这组诗后还说道:“当时有一一流势利小人,见是荣国府十二、十三岁的公子所写,抄之而赞之。”到处。” 这显然是这首诗创作的背景时间。 不过,读者雪白的眼睛也必须洞察作者睿智的心灵,不要被书中真言中夹杂的谎言所迷惑。 比如,说宝玉此时“心满意足,无事可贪”,显然是不真实的。 因为书的下面就写着“谁愿意(宝玉)默默地烦恼,有一天突然不舒服,这个不好,那个不好,出来进去也无聊。” ”,所以有一个好的解决方案。 书童明言,也就是宝玉,从市集书店给他买了古今小说、传奇篇章。 宝玉如获至宝,独坐琴房门桥桃树下石上,如痴如醉。 小心翼翼地演《慧珍记》(即《西厢记》这部剧),无意中邂逅了黛玉的精彩场面,难道这就是“无以生贪”吗? 当然不是! 又如,如前所述,书中称这组诗是“荣国府十二、十三岁的儿子所作”。 据此,很多读者会根据常理推断:即使一个十二岁、十三岁的天真少年能写出这些色彩斑斓的诗篇,也只能是他所经历过的安逸享乐生活的原版,以及所反映的生活。当然,这只能是贾宝玉叛逆性格形成之前的早期状态,因此断定其内容贫乏、消极。

这似乎是真的。 一定要用看尽世事沧桑的视角来分析十二、十三岁孩子写的诗,这当然是错误的。 但读者们是否还记得,本书翻开时,已说明贾宝玉的前身原来是《太阳甘露浇灌》和《赤霞宫神鹰侍者》的《赤珠仙草》岸边。西方神河岸边的三活石”因“偶尔燃烧的凡心”而下凡经历虚幻的命运。 如果一定要说他十二岁、十三岁还是个孩子,那么本书让他在比那还小的时候梦游在《太虚幻境》里,体验仙闺的奇幻爱情、浪漫爱情。和疯狂的债务。 由此可见,书中精心塑造的宝玉人物形象自始至终都是饱满、一致的。 他的叛逆性格没有形成的痕迹。 比如,他不喜欢读圣人的书,不想追求功名和官场; 作为“荣国府”贵族子弟,他从来不把女人当成玩物,违背了封建社会男尊女卑的观念,对他由衷地尊敬和爱戴。 接触到的姐妹们、侍女侍女等等,这种对出身阶级的背叛感简直是与生俱来的。 所以,我们说《红楼梦》是《红楼梦》,不是《家》、《春》、《秋》; 《红楼梦》,一部不朽、常新的书,描写了人间青年男女的生死。 真挚的依赖之情不仅具有浓郁的时代色彩,而且能够超越它所诞生的时代。 自始至终,都笼罩在真实与虚幻、虚言与真爱的交织之中。 云里雾里,读者千万不要上当,被曹雪芹专门写来蒙蔽人们眼睛的“十二、十三岁儿子写的”这句话所误导。

纵观曹氏所著的《红楼梦》前八十回,就可以看出,宝玉的性格,无论是字里行间还是字里行间,都不能分为早、中、晚期。 他从始至终都是一个。 比如,早在书中第二章,冷子行就向贾雨村讲述了荣国府的事。 宝玉一岁的时候,他说:“郑爸爸(贾政,宝玉的父亲)想要测试他未来的志向,所以他得到了世界上无数的东西来抢夺,但他一个也没有拿走。他伸出手来,只抓到了一些簪子、簪子。” 当他七八岁的时候,他说:“我的女儿是水是血肉做的,男人是泥土做的。我看到我的女儿,我就心旷神怡;我看到男人,我就浑浊。”而且很臭。” 又如书中第三章描写宝玉性格的另一面时说:“黛玉也常听母亲说,二姨生了一个表弟,生来口含玉石,顽皮至极,令人讨厌。”学习。” 第十九章借用人话,说(宝玉)“前面后面后面”。 如果你胡言乱语,学业有进步,就应该叫他陆行。”曹雪芹之所以这样塑造贾宝玉的性格,是因为当时最高皇权的高压政策。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他只能假装宝玉本来就是一块“无才无能补天”的顽石,所谓“补天”应该解释为在皇帝身边为官,成为名气一时,所以把宝玉写成一个天生就有这样叛逆性格的人,这样看问题,可以让我们摆脱书中时间顺序和情节早晚的束缚。在品味这组即时诗的时候,我们可以自由地把主人公贾宝玉从住在大观园的时候一直连接到第八十回,小说中的整个生活情节就舒服多了。

以上是我们在分析这组诗之前必须要表达的观点; 下面我们仅分析其内容和艺术表现手法。

《春夜》诗是主人公贾宝玉忧春之情的独特表达。 同时,也深刻而生动地体现了他的性格特征。 上联“霞笑云梅舒畅,巷中蟾蜍听真情”两句,描写了春夜宝玉在一红院的卧室里,躺在床上休息的情景。 前一句,如云朵般柔软绚丽的彩丝制成的被子和窗帘,衬托着贾宝玉卧室装修的精致华贵。 但“任意展示”三个字却显示了他的自由、放纵和包容。 以婢女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允许床上用品随意摆放在别的主人的房间里的。 宝玉从来不摆出少爷、老爷的架子,称呼身边的丫鬟为“姐姐”; 他的房间里并没有“主上,奴下”的不可逾越的规矩。 总体来说,怡红院的主仆房内气氛融洽,可以说是大观园中一块比较自由的土地。 夜幕降临,正是人们休息的好时机。 被褥的鲜艳色彩,点出了诗人心中的春天。 下一句,天已经亮了,诗人不用“五表”,而写“蟾表”,不仅新颖别致,而且蕴含新意。 “蛤蟆更”的意思是“蛤蟆更”,是五更之后百官进朝迎接皇帝的时间点。 据明代郎英《七修续稿》记载,《鉴经军》中说:“宋代五鼓绝绝,轰鼓遍地。”隔着一条小巷,只听六更鼓声催诸百官入朝。 它似乎缺席、飘忽不定、模糊不清。 这既能说明春的倦意和夜的余梦:天亮时宝玉听不清时间。 声音更大; 但同时也暴露了宝玉不羡慕做官、厌恶经济职业的性格:蟾蜍更受百官们的喜爱,又与宝玉有什么关系,我为何要听它的指挥? 。

枕上窗外寒雨连绵,眼前春梦里的人写着:天朗气清,望窗外,知春雨绵绵。 ,枕边感觉有一丝春意,还在回想着刚刚的时光。 梦中依然相见的伊人。 然而,这毕竟是一场梦,梦醒后伊人当然不在身边,所以失去伊人的孤独就转化为灵魂的颤抖。 这个意义应该是“清寒”二字最好的注脚。 诗中至此,读者很难推测“梦中人”是谁。 他们只要琢磨颈联的两句就明白了。

颈联“盈盈烛泪因谁而泣,点点花愁为我气”,字面意思就是点着一夜的蜡烛残端沾满了泪水般的烛液,据说,窗外一簇簇被春雨打湿的花儿,还在被雨打湿。 这本应是对自然风光的描写,但作者的妙笔生花。 首先,他用“泪”和“悲伤”两个词将物体拟人化,让景色一下子变得生动起来,然后加上“因为谁哭泣”和“为我”。 “恨”作为点睛之笔,使这两句内容更加丰富。 这种共情技巧的运用,取得了非同寻常的效果。 句子的意思是:看来蜡烛很能理解主角的心痛,并为他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并且愤怒和嫉妒。 此外,这两首诗恐怕还对“梦中人”有进一步的典故。 熟悉《红楼梦》人物的读者都不会承认,林黛玉是一个经常伤心落泪、常常感人至深、让人心酸的泪眼美人? 《红楼梦》用黛玉最细腻的笔触刻画,凡是有她痕迹的地方,几乎随处可见她的眼泪。 比如第三章,方进荣国府,要见奶奶(贾母),“早被奶奶抱住……黛玉哭得止不住”。 宝玉见“这仙女”——黛玉也没有通灵玉,就发疯,把身上的通灵玉摘下来,要扔到“连人高处”。 “事”,引得黛玉夜里偷偷地“擦眼泪”; 第十七章至第十八章,黛玉愤怒地割断了为宝玉绣的香囊和荷包后,“咽了下去,滚滚落泪”;第二十章写黛玉与宝玉吵架,宝钗来时,“又推开宝玉,黛玉愈发郁闷,只向窗子流泪,哽咽,哭得愈发厉害。 ” 不用举出很多例子,就可以发现,林黛玉这个缠绵绵绵的赤珠仙草化身,真的是用了一生的泪水来报答前世神鹰侍者的痴情。难怪在第三十七回,探春晖为黛玉想了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叫“潇湘妃”,并解释道:“他住在潇湘阁,爱哭。 将来……那些竹子也会成为斑驳的竹子。”这样,主角从《烛泪》和《花愁》的场景中看到的,正是那个深深印在心里的“梦中人”。 ,而且是黛玉泪流满面、皱眉悲伤的身影。精致、美丽、迷人的形象。他们之间的心是相通的,所以主角不禁说:我不知道你整天为谁哭泣;你的每天的悲伤和愤怒都是为了我!至此,宝玉的“梦中人”形象已经很清晰了,如果你看第三十二章“向霍宝玉诉衷肠的迷恋”,宝玉要想要告诉黛玉,却不小心拉到了袭击者的“睡梦中的我忘不了你”,热情洋溢的话语不就证明了这个“梦中人”不是别人,正是林黛玉。

最后一副联“果然小丫鬟风骚慵懒,抱被子笑谈不忍”,明确写到:天已亮,但被宠坏了的姑娘们他们的主人还醒着。 没有时间在床上说笑; 如果是在以前,宝玉一定很调皮,也跟着一起笑,比谁都热闹。 但今天,因为他还在拼命地想要捕捉失去的梦想,而小丫鬟们喧闹的笑声却无意间扰乱了他对“梦中人”的思绪,所以当他还双手放在被子上静静躺着的时候,一丝淡淡的担忧悄然袭上心头。 需要指出的是,这样的结局非常新颖、独特。 它用跳出的手法写了两个看似与全诗主题关系不大的句子。 然而,通过主角昔日的热情宠爱,如今的冷漠不耐,更衬托出宝玉对“梦中人”黛玉的喜爱。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