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挑梁丑角盛宴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印象》:小丑挑梁,丑角盛宴

   中国戏曲中有一个特殊的行当“丑行”,俗称“小花脸”。它对演员的要求非常高,需要唱念做打,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但在演出中又多以配角出现,嬉笑怒骂,调节节奏,活跃气氛。作为京剧的四大行当之一,梨园界流传着“无丑不成戏”的说法,在京剧鼎盛时期,以丑角为主的剧目有三四十出之多,但如今,这些剧目大部分都已失传。

2010年,上海京剧院推出“小丑挑梁”京剧丑角艺术展演活动,通过挖掘、整理、排演以丑角为主演的经典老戏,让更多人了解京剧丑行的表演魅力。

作为如今中国京剧界屈指可数、文武兼备的丑角名家,严庆谷是“小丑挑梁”展演活动的策划和主演,他将毕生所学,倾注于丑角艺术的传承与发展,开发出一套与时代审美同步的艺术风格,为濒临失传的丑角剧目注入了全新的生命力。
文武对视

丑角的勾脸标志是在眼睛和鼻梁之间,勾一个白白的豆腐块,有的是圆的,有的是方的,有的还是歪的,一般文丑是勾圆圆的,方方的,武丑是长长的,在鼻梁当中勾一道白。

京剧丑角细分来说,包括方巾丑、袍带丑、茶衣丑、老丑,彩旦、婆子等。特别是有一种丑叫做“方巾丑”,顾名思义就要戴一个方巾,代表他的身份是书生,他的舞台呈现几乎跟小生没什么两样,但他的表达方式比小生更独特,更幽默。

严庆谷告诉我们:“前两天演《凤还巢》,我演一个土豪,非常有钱,看到一个穷书生要出远门,我就说:你身上可有盘费?他说惭愧,我说不必为难——把我的官宝送于穆相公,以作川资。官宝就是古代的钱包,以作川资,就是作为你的路费。当然看戏的人当然知道这个是指钱包,指的是钱,我突然脑子里想,现在用的最多的是什么?支付宝呀,把我的支付宝送于穆相公,以作川资,台底下马上就炸了。我觉得这就是我对生活的一种体验,所以要做一个好的演员,你一定要认真地生活,会生活,然后你在舞台上才会有好的表现。”

武丑对演员的要求更高,因为饰演的角色都是身怀绝技、会飞檐走壁的侠客,比方说“鼓上蚤”时迁,“赛毛遂”杨香武等等。为了表现角色的特点,演员在动作的设计和呈现上就要花很多苦功,哪怕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动作,也要表现出行当的个性: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观众还没准备好,演员的动作已经完成了,给人迅雷不及掩耳的感受。

武丑中有一种特别的表演叫做“开口跳”。一般适合的角色不但有非常高深的武功,而且有着三寸不烂之舌,语速非常快,而且还要字字玑珠,念得非常清楚。对于武丑开口跳这个行当来说,没有常年的,很难把开口跳的节奏、语速把握好。

上练嗓子,下练矮子,这是京剧武丑演员的基本功。表演“矮子功”时,要求演员蹲着走路,表现人物缩小目标,不让人发现,然后还要表现出疾步如飞的状态,非常难。用矮子功表演,通常一蹲就是二三十分钟,一般人蹲10分钟腿就麻了,但演员却要始终保持标准的动作,没有常年的练习是完全做不到的。

京剧武丑行当中,有一个绝活叫“吃火”。在《时迁偷鸡》这部作品中,表现时迁在舞台上偷吃鸡的过程。在舞台上当然不能真的啃鸡腿,演员会用到一张特别的火纸,把它卷成冰激凌筒的形状,用蜡烛点着,烧到卷起来之后,就一口吞进去,然后还要把烟,包括火星吐出来,整段表演一共要吃四块这样的“鸡”。它的原理就是放到口腔里面,闭住没有氧气,火就自然灭了。但在练习这个绝活的时候,要求演员快速放进嘴,如果速度慢了就容易被烫伤。

现在国内很多京剧院团普遍存在一个现象——丑角在边缘化。可能更重视的是生行、旦行或者净行,有时候演唱会索性就把丑行删掉了,人才也是青黄不接。为了拯救哪些濒临失传的丑角剧目,我们上海京剧院从2010年开始推出“小丑挑梁”系列展演活动,整理了一大批优秀的传统剧目,比如《祥雷寺》《打杠子》《打面缸》《十八扯》《三盗九龙杯》《佛手橘》等。

特别是京剧《十八扯》,讲的是兄妹两个戏迷,在家里自娱自乐唱戏玩,这部作品是戏中串戏,非常荒诞。两个演员要饰演不同的角色,不仅跨流派、跨剧种,甚至南腔北调,包含了各种才艺。在之前的演出中,严庆谷就曾将京剧《搜孤救孤》当中的一段二黄原板“娘子不必太烈性,卑人言来你是听”,把它翻译成英文来唱。

今年的“小丑挑梁”系列展演活动亮点纷呈,除了两场武丑开口跳大戏《三盗九龙杯》之外,还有一台充满了笑点的玩笑戏。这个戏由三个小戏串联而成,第一个戏叫《顶灯》,剧中的丑角会把一个点了蜡烛的碗顶在头上做各种各样技巧,有时横移,有时前移,不仅碗不能滑下来,还要在两条板凳上做各种高难度的动作。第二个戏叫《荷珠配》,也是一个非常充满喜剧色彩的三小戏,所谓三小就是小丑、小旦、小生,讲的是一个情节非常曲折,又充满笑料的故事。第三个戏就是《十八扯》,严庆谷将和京剧名家高红梅共同演绎这部兄妹荒诞戏,南腔北调、各大流派,包括外国文艺都会融入其中,期待观众们11月28号走进周信芳戏剧空间,来一次笑个够。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