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京剧红灯记诞生始末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现代京剧《红灯记》诞生始末

《红灯记》剧照。

   现代京剧《红灯记》源自于电影文学剧本《自有后来人》,是在保留了电影《自有后来人》和沪剧《红灯记》的基础上,参考了哈尔滨京剧团的《自有后来人》,由中国京剧院加以改编而成的,是集思广益、精益求精之作。从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起,现代京剧《红灯记》重新恢复演出。在一些群众性的京剧演唱会上,也不时听到《都有一颗红亮的心》《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十七年风雨狂》等经典唱段……

抗联英雄业绩感动剧作家

沈默君,1924年出生于江苏常州,早年参加新四军,解放后曾创作电影剧本《南征北战》《渡江侦察记》《海魂》等,是著名电影剧作家。1957年被错划成“分子”,下放到黑龙江北大荒军垦农场,曾在虎饶县(1960—1964年,由虎林、饶河两县合并设置)东宝中学教书。
1961年,沈默君“摘帽”,黑龙江省委宣传部把他借调到哈尔滨搞创作。这一时期,沈默君收集了许多抗日战争时期东北抗日联军英勇斗争的故事。特别是一位北满抗联交通员的故事,给沈默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位交通员到哈尔滨送情报,住在道外区的一个小客栈里。到了规定时间,接头人却没有来。他身上带的钱花光了,又不能擅自离开,于是便装病卧床,饿了四天,粒米未进。到了第五天接头人才来,这位交通员几乎饿死。东北抗联的英雄业绩深深地感动了沈默君,使他心中涌起要讴歌他们的创作冲动。不久,沈默君被调到长春电影制片厂做编剧,著名电影导演苏里希望他能写一个成本低、故事性强、人物突出的电影剧本。一次他和导演尹弋青闲聊,尹弋青说,如果能写一个“一家人都很亲、又都不是亲”的本子,那就有戏了。一句话启发了沈默君,北满抗联地下交通员的故事浮现在眼前,又联想到我国古代戏曲《赵氏孤儿》的故事,李玉和一家三代“都很亲、都不是亲”的故事逐渐形成。沈默君在东宝中学时的同事罗国仕,1934年生,抗美援朝时在前线的美军战俘营任英语翻译,1958年转业到北大荒。两人因在同一工作单位而相识,又因有共同的文学爱好而相交。沈默君请长影也把罗国仕借调过来,同住一室,共同创作。初稿写好后,沈默君又赴沈阳皇姑屯车辆厂、大连机车制造厂、哈尔滨铁路局补充、收集资料,找老工人、老抗联座谈,将剧本念给他们听,征求意见。

经过修改,电影文学剧本《自有后来人》(又名《红灯记》)发表在1962年9月号的《电影文学》上,1963年,同名电影摄制完成,在全国公映。影片中李奶奶、李玉和、李铁梅祖孙三代对敌斗争前仆后继,情节跌宕惊险,观众被深深吸引和感动。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传》中记载,1975年8月,调看了《自有后来人》,并给予肯定。据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回忆,当电影演到李奶奶、李玉和走向敌人刑场、英勇就义的场面时,响起了雄壮低沉有力的《国际歌》乐曲。马上挺直病弱的身体,把他的中山装衣角拽了拽,还让工作人员也坐好。

《自有后来人》搬上京剧舞台

最先把《自有后来人》搬上京剧舞台的,是哈尔滨市京剧团。他们创排了《自有后来人》,连续演出了一百多场,观众爆满。

1963年6月,周恩来总理陪同朝鲜贵宾访问黑龙江省,在哈尔滨观看了《自有后来人》。周总理送走外宾后,亲自赶到后台看望演职人员,对演员们逐一进行表扬,尤其对铁梅的扮演者、著名京剧演员云燕铭赞赏有加。云燕铭深受鼓舞,一时想不起来用什么礼物来赠送给周总理作为留念,周总理笑着对云燕铭说:“你手上拿着的剧本不正是最好的礼物吗?”云燕铭赶紧把剧本递到周总理面前,并请他多多提出宝贵意见。
时隔不久,周总理亲自写来长信,对该剧本反映东北人民在抗日斗争中的英勇壮举表示十分赞赏,还特别讲到已把剧本交给了主席。曾担任过北满省委,数次到过哈尔滨,熟悉东北的生活环境,提出“李铁梅钻炕洞到邻居家”的情节值得推敲。周总理希望剧组人员一定要深入生活,把剧本改得更好,演得更好。

根据周总理的指示,剧组人员专程到北安、龙镇火车站体验生活,与当地铁路工人和家属同吃、同住、同劳动。扮演李玉和的著名演员梁一鸣拜车站扳道员为师,认真观摩和模仿扳道员扳动道岔和高举号志灯接车时的一招一式;扮演李铁梅的云燕铭和扮演李奶奶的赵鸣华住在站区职工家里,向职工大嫂学做饭、拾掇家务,还仔细观察站区姑娘、老年妇女的举止言行。纯朴的铁路职工、家属把剧组人员当亲人,一位老铁路工人还将一盏珍藏的伪满时期的方形号志灯送给剧组做道具。

剧组人员通过实地考察了解到:在东北农村,两家炕洞是不相通的,电影剧本中铁梅通过炕洞“钻到邻居家”的情节不符合生活实际,主席提出的问题是存在的。他们根据当地铁路工人住房的结构,把情节改为铁梅是“从后屋的小窗户跳到邻居家院中去”的,使剧情更为合理。
1964年9月,《自有后来人》到北京参加全国现代京剧观摩演出,引起轰动。董必武、郭沫若等观看了演出,接见了全体演职人员,并合影留念,郭沫若还为剧组题词“自有后来人”。

《红灯记》红遍大江南北

也是在这次观摩会上,中国京剧院演出了《红灯记》。

原来,上海的一家沪剧团很早就把《自有后来人》的电影剧本改编成沪剧《红灯记》,京剧改编工作由时任文化部副部长林默涵具体领导,由著名戏曲作家翁偶虹、阿甲担任编剧,著名戏曲演员李少春等人负责音乐和唱腔设计,李少春和青年演员钱浩梁饰演李玉和,杜近芳、刘长喻饰演李铁梅,高玉倩饰演李奶奶,袁世海饰演鸠山,可谓高手云集。

在排练期间,周恩来对创作情况作了详细了解,多次亲临排练场,帮编导仔细推敲剧词,与演员切磋表演方法。

观摩演出期间,有关人士召集中国京剧院和哈尔滨市京剧团两个剧组人员开会,提出群策群力共同改编好这出现代京剧。确定以《红灯记》为统一剧名。

1964年11月6日,、、等党和国家观看了《红灯记》,并上台接见演员。
1965年,《红灯记》南下公演。在广东,许多港澳同胞到深圳观看演出,广州拥有5000个座位的中山纪念堂天天座无虚席。在上海连演42场,观众多达11万5千人次。

后来,《红灯记》的故事背景和发生地有了重大修改。发生地从东北移到华北,“北山游击队”改为“八路军松岭根据地”,李玉和出场的第一个唱段中“北满派人到龙潭”改为“上级派人到龙滩”,日本宪兵队长鸠山的台词“想当年在哈尔滨老外的铁路混饭吃的时候给你看过病”改为“想当年在铁路医院给你看过病”,所有涉及到“东北”和“北满”的地方全部删去。沈默君、阿甲、李少春、云燕铭、梁一鸣等人也遭到。

随着历史的恢复,人们对《红灯记》逐渐有了客观的评价和分析——

现代京剧的《红灯记》,是在保留了电影《自有后来人》和沪剧《红灯记》的基础上,参考了哈尔滨京剧团的《自有后来人》,由中国京剧院加以改编而成的,是集思广益、精益求精之作。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