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孟俯将兰亭序抄成楷书 这才是真正的书法创新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元代书法一改唐人崇法、宋人崇义之风。 而是取法、书二圣,通过继承和发扬古法,确立了自己的风格和地位。 领导书法界这场“革命”运动的领军人物是一代宗师赵孟俯。 赵孟俯是一位博学多才、精力充沛的人。 他在政治、经济、经史、文学等方面都取得了令人称道的成就。 尤其突出的是他在书法、绘画方面的成就。 其书法能书六体,可与唐宋相媲美。 正应了《元传》中所说:“孟俯氏道溪立真草书,古今无双,故以书闻名天下”。

赵孟俯在继承二王笔法的基础上,创造了清雅、秀美、纯洁、辉煌的书法境界; 他以鲜明的时代精神和强烈的艺术个性在当时的书坛中脱颖而出。 吕雄曰:“今朝,赵、魏公,学识远大,志趣远超古人,以仲王为基础,进出晋唐,不受现代束缚。”风俗习惯,国内书法也变了,他就是后来来的西安大师。”

赵孟俯的书法风格符合中国人的审美习惯和喜好。 他的书法不仅笼罩元代,影响明清,而且至今仍为人们所重视。 资深书法家、书法理论家潘伯英先生写道:“赵孟俯逝世六百多年了,从未出现过像他这样的伟大书法家。” 对赵孟俯的这个评价并不夸张。

赵孟俯,又名子昂,又名松雪道士。 宋太祖赵匡胤第十代孙。 第四代祖赵伯珪是宋孝宗赵□的兄长。 他们本是大良(今河南开封)人。 因其第四代祖先定居湖州,故称湖州人。 生于宋理宗宝佑二年(公元1254年)。 赵孟俯十二岁时丧父,母亲邱夫人嘱咐他好好读书。 孟俯读书刻苦,“日夜不息,生性敏感,一眼就能背诵”。 曾任宋代小吏,“镇州布政司参军”。 他二十七岁时,宋朝灭亡,他在家专心读书。 三十三岁时,经程矩推荐,保于元朝。 元世祖见到英俊潇洒的赵孟俯非常高兴,称他为“神中之人”。 深受元世祖宠幸的赵孟俯,仕途顺利。 厌倦官职后,他“成和,翰林学士,尊官,知知诰,又研国史,升三代一级”。 延佑六年(公元1319年)回乡,至治二年(公元1322年)病逝于吴兴。

赵孟俯才华横溢,功力非凡,因此得以成就伟大的书法事业。 宋连云说:“赵威公很注重书法,学书法很勤奋,写了习字帖数百幅,所以名满天下……”他不仅追捧二王,还追元元朝。 大家都努力学习。 尤其是张操,因为升职,才从中界中复活。

在位三年(公元1310年),五十七岁的赵孟俯终于得到了独孤和尚赐予的定武兰亭书法拓片。 赵大喜,为其题跋十三遍。

当时,王羲之等人正在会稽山阴兰亭水边赋诗。 王氏撰序——《兰亭序》。 这是一部千古不朽的经典之作。 其书法堪称天下第一,其文章令所有入选作家惊叹不已。 当《兰亭序》流传到唐太宗手中时,为了永远保留原版《兰亭序》,他命书法家们分别抄写,抄录以流传于世。 钩复制和环延伸非常精细且耗时。 在唐代是稀世珍品,在宋代更是难求。 于是,有人模仿并雕刻了一块石头。 该石在定武郡州,故名定武兰亭。 此本年代较早,又是一本好书,因此名声大噪。 到了元代,好的丁乌本兰亭已经不再容易见到了。 大书法家赵孟俯直到五十七岁才得到一本。 他声称“一旦我得到这个,我会欣喜若狂”。 欣喜若狂的赵孟俯在《兰亭缘语》中毫无保留地写下了自己对书法的思考、感受和体会,为学习书法的人开辟了便捷的方法。

他在后记中说:“《兰亭》的诚意不容忽视。” 过去,人们得到几行古刻,潜心研究,就能名扬天下。 匡《兰亭集》是右君最喜欢的书,学起来停不下来,又何愁无能呢? ”赵启发自然对王友军的得意之作——《兰亭序》格外倾心。他一生所拥有的《兰亭序》几十万册都找不到了,可惜今天已经很难找到了。幸好,这幅《兰亭阁的墨迹》让我们透过六七百年的历史,饱览了一代宗师的书法风格。

《缩兰亭》纸本高13厘米,长32厘米。 整篇文章的书法小如豆子,应该属于小楷书的范围。 小字是赵孟俯书法最娴熟的领域。

鲜玉书说:“子昂的篆书、隶书,为当代第一,他的小楷,为子昂诸书之首。” 元觉道:“公写小楷,纸飞扬,每次呼唤欧楚,都不够。” 倪云林说:“子昂的小楷,结构优美,文笔有力,真不愧为隋唐之人。” 文征明说:“文敏小楷精妙,几乎无悔。” 朱允明说:“子昂的小字,细腻而美丽。” 从这些大师的评论中可以看出,他们对赵孟俯的精美文字十分推崇。

《兰亭序》共三百二十七字,其中“之”字二十字,“无”字七字。 其他如“干”、“怀”、“上”、“会”等也都再次出现,但写法不同。 笔画多的字更容易改变。 “之”、“不”二字各只有三四笔。 如果你仔细分析,你总会感觉到结构变化或笔触变化的不同。 这既令人惊讶又令人兴奋,但并不奇怪。

赵孟俯的临摹可以说是书法圣人的传承。 心思缜密,有天然的兴趣。 虽然是有规矩的,但是却没有任何尴尬的感觉。 让人想起仙人脱骨的风范。 米芾有诗赞叹兰亭:“至高无上,无人可及”。 看看赵氏临本中的“之”字。 它可以是拉伸的、紧绷的、尖峰的、隐藏的、优雅的或笨拙的。 有很多变化。 并集成。 《兰亭帖》中的一些细节在赵氏笔下被反复再现,比如“左”字,横划后移至左侧。 不是很明显,赵孟俯在写作中特意强调了这一点,为后人留下了无限的方便。 兰亭帖子里一些不常见的点点滴滴,比如反镇压等等,赵老师写得非常准确,一针见血。

变化与统一是一对矛盾。 如果一味地强调变化,风格就不容易统一,甚至会变得野性、狂野、庸俗。 如果一味地强调统一,千言万语就会千篇一律、无趣,甚至过于熟悉,会让人​​厌烦。 在文力雄厚、人物俊秀的基础上,统一中融入变化,规律中融入新意。 没有大规模的写作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 赵琳的兰亭神韵跃然纸上; 每个细节都再现了兰亭的风格。 正如当代书画鉴定大师徐邦达先生所言:“松雪翁喜爱《兰亭序》,看过、临摹的人越来越多,比缩小版的更美。”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