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龙镇剧本唱词-京剧热唱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梅龙镇,又称游龙戏凤、下江南,是一出备受欢迎的京剧作品。角色扮演着正德帝和李凤姐的爱情故事。

正德帝是皇帝身份,他身着武生巾和风帽,穿着黄道袍和蓝道袍,手执扇子。李凤姐则扮演旦角色,头梳抓髻,身穿粉红裤袄,系着饭袋和四喜帚,脚踏彩鞋,配白袜子和手绢。

故事发生在正德帝私自前往大同游玩,并在途中路过李龙酒店。他在这里遇到了李龙的妹妹李凤姐,觉得她很美。于是,正德帝便开始对她进行调戏。后来,他却实则以皇帝的身份向李凤姐求爱,并加封她为皇后。

京剧《梅龙镇》剧本唱词

  第一场的开始,正德帝以军家打扮的形式现身,引出了整个故事。

在这似锦山河的大明一统中,正德帝负责巡视天下,了解人民的所思所想。

当天,正德帝此时幽居在李龙的店中,他自言自语道“国泰民安、风调雨顺”,这大明天子在位时真是前程似锦。感受到大同的美丽景致后,他为梅龙镇上的阙暗藏的珠宝感到兴致盎然。

正德帝说:“梅龙镇上这里的人,自会有人送茶送酒。今晚正巧闲暇无事,那我就试试看!”

他开始唱起四平调,将木马鸣响,召唤出这位酒保,开始尝试着寻找他所在寻找的宝藏。

李凤姐即是那位酒保,在正德帝的点拨下,为他提供家常茶点,心思细腻。

哦,她来了!

(李凤姐把酒盘递上来。)

李凤姐,从小在梅龙镇上长大,兄妹俩依靠卖酒度过岁月流转。在她哥哥启程前,他告诉她前堂有一位军人。于是李凤姐举着香茶向这位军士前去致意。

正德帝招呼了李凤姐并告诉她他身份为军人。这时,李凤姐转身往回走,因着急而不慎撅掉了自己的腰带并落地了。她听到正德帝呼唤时,一边拾起腰巾一边道歉。

正德帝与李凤姐发出了开心的笑声。

(四平调)好花儿生在深山内,

(内心) 传闻此处阙暗藏珠宝,不知道是否真相如此?

美丽的酒女出现在这样一个不大的地方,令人惊叹不已。

正德帝唤出李凤姐,询问有没有其他的酒保,但她却称没有酒保,只有一个酒大姐在此。正德帝听到这话不禁感到有些惊讶,但还是点头认可,并随口一喊:“酒大姐!”

李凤姐应声而来,正德帝问到方才那位壮汉的身份。李凤姐告诉他那是她家哥哥李龙。正德帝又问李凤姐自己的名字,但她含蓄地回答:“我没有名字。”

哦,生命的漫长旅程中,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名字呢?

李凤姐听了,有些羞怯地回答说,她的名字虽然有,但怕会让正德帝哭出来。正德帝淡笑着说,即便这样,他也一定会听到的。

于是,李凤姐娇俏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但声音却小得几乎听不清。正德帝好奇地问她叫什么,只见她轻轻贴近他的耳边,轻声细语地说出了:“李凤姐。”

正德帝听到后赞叹道:“多美的名字啊,真是不枉你这般美丽动人。”李凤姐则半开玩笑地回敬道:“这可不能用名字来拿回我还你的哦!”

正德帝哈哈一笑,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白)穷人百姓们,他们也应该有享受美食美酒的权利。

李凤姐问正德帝是否需要品尝酒菜,她这里有上中下三等的酒菜。正德帝询问上等的酒菜是为哪些人准备的,李凤姐回答是为来往的官员。正德帝随后问到中等的酒菜,李凤姐说是为购买物品的商人准备的。最后,正德帝问到下等的酒菜是为哪些人准备的,李凤姐说这是为穷苦百姓们准备的,他们也应该享受美食美酒的权利。

正德帝听后心生感慨,他说,真正的美酒美食应该不分贵贱,不论阶级,每个人都应该有机会品味它们的美妙。他告诉李凤姐,今后不必再分上中下三等的酒菜,每个人都应该品尝到最好的。

这下等的酒饭虽然没有那么华丽,但它是你们这些吃粮为军的战士们的血汗钱。李凤姐觉得讲出来会让军爷着恼,但正德帝说为军的不会生气。李凤姐便告诉他,这下等的酒饭是为战士们准备的。正德帝听后心生感慨,他意识到吃粮当军之人所面对的艰辛,于是他下定决心要为他们犒赏一番。他命令李凤姐摆上一桌上等的酒菜,为自己和战士们共同品尝。李凤姐打趣着问他是否能猜出一个哑谜,正德帝则兴致勃勃地回答着。齐)哈哈哈,酒大姐妙语连珠,真是个有趣的人。

正德帝听到李凤姐的哑谜,兴致勃勃地和她对答如流。但当论及到酒后费用时,正德帝有些犯难。李凤姐见状不禁嗤之以鼻。正德帝忽然问到是否有人要钱,李凤姐说她的哥哥回来了,需要借钱。正德帝听后心生感动,他立刻下令将门卷起,表示愿意给予援助。他感叹着,这位酒大姐是个有趣的人。帝知道了李凤姐需要钱,他暗自赞叹她的乖巧与贤淑,因为她没有直接向他索要钱。于是,他伸手进袍袖,摸出一银子,递给了李凤姐。李凤姐听了十分感动,但还是拒绝了这份好意,将银子放回桌子上。正德帝大惊失色,认为银子掉在地上就丢了。李凤姐宽慰他说会把它捡起来,但正德帝小心翼翼地拒绝了她的好意。李凤姐不解地问他害怕什么,正德帝却无言以对,内心却感到李凤姐的深情和慷慨令人动容。在那里?莫非是藏在你的眼睛里?

李凤姐轻声笑而不答,她看着正德帝的神情,心中充满了柔情与感动。她知道这位英俊的军爷平生最喜欢的就是古画,于是用这个话题来转移他的注意力。正德帝听到李凤姐的话,瞪大了眼睛,兴奋地问古画在哪里,李凤姐神秘地指向某个方向,没有回答。她见到正德帝有些急躁的样子,忍不住轻声笑出了声。她注视着正德帝的脸,心中充满了敬意和爱意,感觉这个男人背后一定有着难以想象的故事。哪里,哪里。银子固然重要,但是军爷的爱意更是让我心动。她莞尔一笑,手中拿着银子,目送着这位帅气的军爷,她心中涌动着不可名状的感觉。李凤姐轻描淡写地接过银子,用调皮的口吻问道军爷需要多少人,多少马。正德帝亦是不失风趣,用四平调应和着李凤姐的调子,两人之间的相处亲密无间。李凤姐深知这份银子对正德帝而言十分珍贵,但是她心中盘算着,这份银子能够替军爷的侍卫们多添些口粮,替马匹多买些良草,若干人马呀,也用不了这么多的银子。她言语中不时地咯咯偷笑,散发着温柔亲切的气息,正德帝则是时而严肃,时而俏皮,两人之间的微妙气息洋溢着爱意与默契。

李凤姐稳稳拿着银子,感激地向正德帝道谢,她敬礼道,请问军爷要去哪里,正德帝风趣地问到哪里呢?李凤姐得知军爷要到客堂,当即引领着他去美丽的客堂。这一路上,两人言谈间笑声不断,气氛轻松愉悦。正德帝搀扶着李凤姐,一起走过一处处美丽的景致。李凤姐指着这里、指着那里,言语中流露出对家园的热爱之情。正德帝也兴致勃勃,询问着各地美景,两人仿佛已是宿命中的知己朋友。最终到达了客堂,正德帝想要进入卧室欣赏,却发现已经坐落在饱经沧桑的黄土卧室之中。李凤姐悄悄告诉他:这是哥哥的卧房。正德帝疑惑地看了看卧室,觉得非常肮脏。但李凤姐却似乎不在意,她告诉正德帝这是她的卧室,正德帝一脸期待地询问她能否进去看看。李凤姐立马提醒他,男女有别,军爷还是请自觉一些吧。两人间的互动异常有趣,让人们不由自主地感到幸福与感动。正德帝一进入客堂,李凤姐就像一只小脆鸟一样,把门紧紧地关上。正德帝发现门竟然被她锁上了,有些好奇,问李凤姐为何要这么紧闭门户。李凤姐小声告诉他,遇到这种人,总是要防范一下的。正德帝听到这里,忍不住发出阵阵笑声,感到这里的门户真是太紧了。正德帝一溜烟便回到下场了。此时,李凤姐开始端起酒杯,准备招待正德帝。她用四平调歌唱着,轻快地摆弄着杯子:为军爷摆好酒杯,她忙着邀约着军爷一同开怀畅饮。虽然军爷之前不愿走进房间,但李凤姐还是攥紧了双手,内心十分期待地期盼正德帝能出来品酒。她终于大声地招呼着,让正德帝出来一起共饮美酒。虽然为了这次酒局,她的小手有些脏了,但她心里依然觉得很开心。李凤姐轻松地洗完了手,正德帝趁机偷偷地抱住了她。李凤姐立刻挣脱,让正德帝不要这样。正德帝忍不住吐槽说,这里的房子都好高啊!李凤姐不满地回击他,说如果他再这么闹,她就打他一盘子。正德帝诧异地问李凤姐为何这样打他,李凤姐感慨道:你这么进进出出的,上上下下看看什么的,难道我们这些女孩子家还有什么好看的吗?正德帝听罢,话锋转折,称赞李凤姐长得非常漂亮,并且向她坦言实情:他实实地爱看。听到这里,李凤姐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愿意让正德帝瞻仰她的美丽。正德帝兴奋地说:太好了!李凤姐真是大方得体,正德帝也表示一定要看看她的美貌。两人气氛愉悦,引人注目。李凤姐和正德帝相视一笑,情意绵绵。正德帝骄傲地说,再看看,我就再看看。而李凤姐娇嗔地说,再看看!正德帝被她的美貌深深迷住了,惊叹道,越看越好哇。李凤姐请求他继续看下去,正德帝也欣然同意。可是突然,正德帝说不看了,李凤姐有些不满意。她斜了他一眼,警告他如果他不看,就要被她骂和打。正德帝有些惊讶,但是非常坦然地说,为军的我出生以来,还没受过打呢。今天,他要尝试下被美丽的李凤姐打上一顿的滋味。他伸手,示意李凤姐去打他。李凤姐听了,嘴角荡漾着笑意,问他是真的要她打吗?正德帝理直气壮地回答,当然让你打啦。德帝和李凤姐的眉目传情,他们的心跳加速,感觉到了对方沉淀在心底深深的感情。李凤姐展现出她的兴趣,说如果他骗她,她将会打他。正德帝深情一笑,表示自己真的不在意。李凤姐欣然同意,打出了几声响亮的巴掌。当她准备再打出一击时,却突然脸红了。正德帝诧异地问道,为什么不打了?李凤姐不好意思地说,她怕他会生气。正德帝则表示,他不会因为这个生气的。听到这个回答,李凤姐快乐地笑起来,又开始打他了。正德帝苦笑着说她不打自摸的。李凤姐也放下了心结,变得格外亲近。正德帝欣赏她的性情真,然后唱了一首四平调,褒奖她这位嫦娥下凡的美妙佳人。李凤姐也懂得时机,用四平调回答了他,暗示着他们之间的友谊。正德帝对她更加过意不去,叫来了酒保,问她茶寒酒凉了没有。李凤姐娇笑着回答,被正德帝喜悦的情绪所感染。阳光透过窗户,映照在德帝和李凤姐的脸上。他们坐在一张小桌旁,享受着茶和酒。德帝问她茶凉了没有,被李凤姐嬉皮笑脸地询问,酒是不是也冷了。德帝逗她说,如果桌子破了,他会赔她的。李凤姐吓了一跳,以为德帝在说她。德帝解释说他指的是桌子,然后找了一个理由,表示自己肯定能支付得起。李凤姐讥笑他说话不清不楚,德帝却感到自己说得够明白的。突然间,李凤姐问他对她有何事情。德帝回答说他想问一下那些美酒是谁调制的。李凤姐自豪地说是她,问他是否喜欢。德帝回答说好是好,但是缺了一两味调料。李凤姐好奇地问道是哪些,德帝则婉转地拒绝了回答。两人之间似乎有一些暧昧的情愫,但他们还不愿意让这种感情被过早地揭露。青鸟飞过,月色如水,德帝和李凤姐坐在寂静的夜里。德帝突然问她缺什么调料,李凤姐好奇地问他指哪两种。德帝深情念诵起几句诗:青楼女子霜罗敷,红粉佳人白嫦娥。李凤姐一脸茫然,认为他是说萝卜这种常用食材。德帝调皮地纠正她,表示他说的不是食材。 李凤姐好奇地问他,到底缺什么。德帝则坦率地回答,就是这些穿红挂绿的大姐儿们。 李凤姐听了有些伤感,表示这些小姐们被官府查禁了,夜半时分是很难找到她们的。德帝不忍心看到她为难,表示要帮她想办法,让她们重见天日。李凤姐对德帝产生了深深的感激之情,心里充满爱意。德意已萦绕,风信正传,德帝和李凤姐供聚一方。德帝轻声邀请李凤姐斟上一杯酒,李凤姐略带羞涩地拒绝,称自己只是个卖酒的,斟酒并非她的本事。德帝却善意地劝说她斟一斟又有何妨。李凤姐多次拒绝,最后决定给德帝斟上一杯,心中不由地为他倾注了一份深情。 德帝喝了一杯,却表示酒已经喝完,要拿回他的银子了。李凤姐连忙应承,却也开始担心她的哥哥回来后怎么交代。她突然灵机一动,决定哄哄他的哥哥,于是问德帝的老鼠是什么颜色,德帝回答是灰色的。她快速离开,心中默默祈祷能够哄过她的哥哥。轻轻抚过酒杯,细细品味着润泽美味的佳酿。德帝好奇地询问李凤姐店里的老鼠是什么颜色,李凤姐害怕地说是白色,德帝则表示自己从未见过白老鼠。李凤姐突然说它出现了,蒙混过关。德帝着迷地问在哪里,李凤姐依然含糊其辞。她渐渐斟好了德帝的一杯酒,德帝问这杯酒是谁斟的,她羞涩地回答是她斟的,问道“可好哇?”。德帝却表示这点斟法还不足以让他满意,并提出自己的斟酒方式:由李凤姐亲自斟上一杯酒,然后由她的手送到他的手中,再由他的手送入口中,方能真正的品味到酒的美味。李凤姐听着他的话,脸上泛起了笑容和羞涩,她决定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德帝奉上最好的酒品。我手中拿着一块糖,不禁疑惑地问德帝,他是否也想要一块糖。德帝回答说没有糖,也没有蜜。李凤姐不解地问道,既然没有糖也没有蜜,那他为什么要让自己这样斟酒?德帝却嘿嘿笑着说,他喜欢这样的感觉。李凤姐哭笑不得地说,原来讨好权贵的口味就是这样。德帝继续询问要不要斟酒,李凤姐却回答不想斟。德帝点头表示理解,并要求李凤姐按照契约拿出银子来。李凤姐承诺会帮他去取银子,但德帝却拦住了她,问她是否知道银子来路。李凤姐半开玩笑地说难道是从抢劫中得来的吗?德帝却点头承认,这就是从响马打抢中得到的银子。冷眼观察着眼前这个商铺,德帝警告李凤姐不要犯事,否则她兄妹两人会受到牵连。他放下银子,拒绝了酒,并准备离开。突然,李凤姐呼唤着他的名字,让他回到场中思考。他询问她的意思,李凤姐则提出商议,但德帝认为应该心口相连。李凤姐默默地认可了他的意见,他表示还希望喝上一杯。李凤姐嘱咐道,那么他必须要了解这银子的来路:如果犯下了无法挽回的错误,她的兄弟会因此蒙受不白之冤。她唱起了四平调,无奈地斟上酒,恭敬地端起酒杯,德帝也抿了一口,品尝着这美妙的时刻。孤王忍不住要戏弄李凤姐,看她是否能识破自己的情感。正德帝无声而坚定地掏出银子,决定要讨得她的欢心。他顺手戏弄了一下李凤姐的手心,听到她的骂骂咧咧,便不解地问她怎么了。李凤姐则埋怨他吃酒就吃酒,为何要搔她一下。正德帝自嘲道,或许是因为军中这几日无法跑马射箭,指甲养得太长碰到了大姐。李凤姐却反问道自己的指甲也长了,为何无法碰他。正德帝叹息道,自己天生粗手,只能依靠李凤姐多多关照。她既然来访,他也不介意享受一番美好的体验。李凤姐听了他的话,也不再争议,任由他摆布,享受这份天赐的甜蜜与欢愉。德帝惊讶地问李凤姐为何不继续着起他,她解释道自己还未开始,他已经兴奋起来了。正德帝赶紧放松下来,要她继续着。李凤姐笑了起来,开始唱起西皮流水板,夜色笼罩了整个场地。她问他住在哪里,他则回答不必担心,因为天底下哪里都是他的家。李凤姐嬉笑道,当然一个人不能住在天上,只有住在地上。正德帝微笑道自己的住处与众不同,她好奇地问他具体怎么不同。德帝开玩笑说自己住在北京城内一个大圈圈的黄圈圈里,李凤姐听后觉得熟悉,说自己认识他。德帝惊讶地问她是哪个,她回答他就是她家哥哥的大舅子。德帝不相信,要她别乱说话。李凤姐唱起了西皮流水板,说德帝做事不够理智,不该调戏好人家,德帝则回唱说好人家却也不怎么样,不该斜插海棠花。他调皮地说扭扭捏捏才是真正的潇洒,而他的风流就在那朵海棠花上。海棠花啊,海棠花,怎奈军爷只会取笑我们。我不戴花,将其扔到地下踩成碎片。正德帝唱着西皮流水板回应,批评李凤姐的行为不够稳当,不该踏坏海棠花。他忙着帮士兵婉转地从地上拾起这朵花,笑着说来呀,让我们把这朵花插上……啊啊啊,插上这朵海棠花。李凤姐唱着散板,说自己一见他就躲进绣房里躲避。正德帝笑得更欢了,唱着孤王令,任你天上地下,我也会捉住你到天涯。凤姐啊,李凤姐,一人走在前,紧随其后的是我们的君王。她用手轻轻关上门,听到君王大声喊着“大姐快开门!”,还有他的呼唤声回荡在空气中。但李凤姐却不肯开门,只是轻声回应着“不开门”。君王问她为什么,她回答,等哥哥回来再开。君王却告诉她,哥哥今晚不回来,李凤姐依旧回答,今晚不开。君王继续问她,哥哥明天还不回来呢?李凤姐回答,明天还是不开。君王对她说,哥哥一辈子都不回来了,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坚定地回答,那一辈子都不会开门。凤姐啊,李凤姐,她说自己将会一辈子不开门,坚定地宣誓着。君王开心地笑着,感觉她的固执很可爱。他想到了一个计策,决定骗她一骗。他假装喊道:“啊,李龙哥,你回来啦!这店中的酒都已经变质了,茶也凉了。我将要走了,请你把账算清楚!”。李凤姐听到了君王的声音以为是她的哥哥回来了,急忙跑去开门。君王趁机躲进门里。李凤姐问哥哥在哪里,却看见了君王。她生气地喊道:“你这个人,怎么进了我的门?快出去!”。君王却回答道:“我是不会出去的。”李凤姐威胁着要喊叫,君王却轻声问:喊叫我什么?凤姐,她愤怒地喊着,要君王杀人。君王却毫不惧怕地回答:“你看啊,我手上没有刀,怎么可能杀人呢?”李凤姐却认为他内心比刀还要锋利。她要求君王离开,但君王却固执地说:“我是不会出去的。”李凤姐宣称会喊叫,君王却无所畏惧地回答:“随你喊叫吧。”李凤姐大声地喊叫着,君王忽然意识到她的声音太过惊人,难以避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他不得不考虑她的利益,要向她解释。如果她拥有福分,他将封她为一位宫女;如果她没有福分,他会离开。君王走动时关切地问“酒大姐”,询问是否认识他。李凤姐回答说:“是,你就是凤姐。”大户长的兄弟,三户长的哥哥,你啊,被称为二混张。

休要胡言乱语!我就是执掌天下的正德帝啊。

请你走开!

好的好的,我就走开。

你是否认识我?

你只是一个卖酒女孩罢了。

啊!我乃是当今明武宗天子呀……

什么?

他的亲生母亲。

放肆!有句话说得好,“龙行有宝”啊。

有宝献上,我会呈献我的现世宝哇。

如果没有宝呢?

看看你的现世宝吧。

李凤姐将欣赏你的“现世宝”。

(四平调)

拔下飞龙头上的宝石,

让避尘珠悬挂在空中,映照出满堂的火红。

我呼唤李凤姐来观赏我的宝石,

(白)这可真是男女有别啊,哈哈哈……

(四平调)哪位英雄敢穿上龙袍,啊啊啊,啊啊,五爪金龙。

李凤姐(白)啊!

(四平调)怪不得我昨晚做了一个奇妙的梦,

在梦中,金龙飞落我房内。

现在我前来献上我的敬礼,

愿您的声名万岁,将我封为妃子。

正德帝(白)你为何要跪下?

李凤姐(白)我是李凤姐啊。

正德帝(白)跪在朕的面前,为何而来?

李凤姐(白)我前来接受您的封赏啊。

正德帝(白)你刚才说我是你哥哥的大舅子,我是不方便封你的。

李凤姐(白)如果你封了我,我家哥哥不就是你的大舅子了吗?

正德帝(白)那就更不能封了。

李凤姐(白)真的不封吗?

正德帝(白)真的不封。

李凤姐(白)果然不封吗?

正德帝(白)果然不封。

李凤姐(白)既然不封,那就算了吧。

正德帝(白)等等!等等!怎么可以不封呢。李凤姐,我决定封你。

李凤姐(白)我可不怕你不封啊。

正德帝(四平调)三宫六院都已经封完了,

我要封你在宫中自由嬉耍。

李凤姐(四平调)谢谢你的封赏,我要跪下来感恩。

正德帝(四平调)我会亲自扶起你,我的爱梓童啊。

(四平调)今宵月色如诗中,

让我们一起去赏风景。

李凤姐(四平调)微风拂面好清爽,

这梅龙镇真是好去处。

李凤姐(白)陛下,让我陪你赏景吧。

正德帝(白)去哪里赏?

李凤姐(白)我们去卧房。

正德帝(白)我有些害怕。

李凤姐(白)怕什么呢?有我在。

正德帝(白)那就好,李凤姐。

李凤姐(白)陛下!

(四平调)梓童!你知道我多喜欢你,

在你身旁我觉得好安心。

李凤姐(四平调)陛下!你的话让我感到荣幸,

我愿永远陪伴在你身边。

正德帝(白)我们一起走,让世界为我们祝福。

李凤姐(白)我愿意,陛下。

正德帝(白)静静地走,听听这风儿轻轻吟唱。

李凤姐(白)在这美丽的风景里,我是幸福的。

正德帝(白)噤声,让我们慢慢地走,享受这美好的时光。

李凤姐(白)是的,陛下。

(同下。)
(完)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