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文昭关剧本唱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京剧《文昭关》剧本唱词

角色

伍员:老生
东皋公:老生
皇甫讷:老生
米南适:净

剧情

伍员行至昭关。这时楚平王已命人画影图形,四处缉拿。伍员被隐士东皋公请至家中,七日七夜,一筹莫展,须发尽白。东皋公与好友皇甫讷设计,救伍员混出昭关。

京剧《文昭关》剧本唱词

【第一场】
(东皋公上。)
东皋公(引子)门外青山绿水,黄花百草风吹。

(念)昔年周游列国,习就满腹才学。如今看破世事,隐居山林安乐。

(白)老汉东皋公,曾拜扁鹊先生门下为徒。是我周游列国,看破世事,隐居山林,倒也逍遥自在。我有一好友,名唤皇甫讷,我二人情义相投,时常一处饮酒弹琴。这几日是他未到庄中前来,也不知为了何事。看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去到山前山后,游玩一番便了。

(西皮原板)闲来无事步从容,

东窗不觉日映红。

万物静观皆自得,

四季看花与人同。

伍员(内白)马来!

(伍员上。撞金钟。)
伍员(西皮摇板)伍员马上怒气冲,

逃出龙潭虎穴中。

(白)俺,伍员。可恨平王无道,害我满门。幸喜逃出樊城,要到吴国借兵报仇。行至此间,四面俱是高山峻岭,不知哪条道路,可通吴国?

东皋公(白)嗯哼!

伍员(白)那厢有一老丈,下马问来。

啊,老丈请了。

东皋公(白)那旁来的敢是伍子胥?

伍员(白)这个?老丈!俺不是伍子胥,老丈不要认差了!

东皋公(白)我乃山中隐士,将军但讲何妨?

伍员(白)俺便是伍子胥,老丈何以知晓?

东皋公(白)那日老汉路过昭关,见挂有画图,与将军面貌相似,故而冒叫一声,将军莫怪。

伍员(白)岂敢。

东皋公(白)啊,将军,今欲何往?

伍员(白)我有满腹含冤,要到吴国借兵报仇!行至此间,四面俱是高山峻岭。请问老丈,哪条道路可通吴国?

东皋公(白)将军你来看,四面俱是高山峻岭,若要去到吴国,必须打从昭关经过。

伍员(白)可有别路?

东皋公(白)呃,并无别路。

伍员(白)不好了!

(撞金钟。)
伍员(西皮摇板)听说吴国路不通,

好似狼牙箭穿胸!

(哭头)心猿意马终何用!

爹娘啊!

(撞金钟。)
伍员(西皮摇板)血海冤仇落了空。

东皋公(白)将军不必如此,此处离寒舍不远,请到寒舍一叙。

伍员(白)萍水相逢,怎好打搅?

东皋公(白)四海之内皆是朋友。请呐!

(西皮流水板)山在西来水在东,

山水无处不想逢。

男儿四海皆朋友,

人到何处不相逢!

(童儿上。)
童儿(白)迎接家爷。

东皋公(白)马匹带过。

(童儿拉马下。)
东皋公(白)请坐。

伍员(白)请问老丈尊姓大名?

东皋公(白)老汉东皋公。曾拜扁鹊先生门下为徒。

伍员(白)哦,原来是前辈的老先生,失敬了。

东皋公(白)岂敢。将军为何这等模样?

伍员(白)唉,老丈啊!

(西皮快原板)恨平无无道乱楚宫,

父纳子妻理难容!

我的父谏奏反把命送,

满门家眷血染红。

东皋公(白)原来如此。啊,将军,老汉这里有一后花园,请将军暂住几日,待我想条妙计,救你出关就是。

伍员(白)若得如此,感恩非浅。

东皋公(白)将军请。正是:

(念)忠臣孝子当维护,

伍员(念)愧煞男儿不丈夫!

东皋公(白)将军是大丈夫!

伍员(白)惭愧!

(东皋公、伍员同下。)
【第二场】
(伍员上。)
伍员(西皮流水板)过了一天又一天,

心中好似滚油煎。

腰间枉挂三尺剑,

不能报却父母冤!

(白)幸遇东皋公,将我隐藏后花园中,一连几日,并无动静。今日又是一天,好不愁闷人也。

(〖起初更鼓〗。)
伍员(白)唉,爹娘啊!

(二黄慢板)一轮明月照窗前,

愁人心中似箭穿。

实指望到吴国借兵回转,

又谁知昭关又有阻拦。

幸遇那东皋公行方便,

他将我隐藏在后花园。

一连几天我的眉不展,

夜夜何曾得安眠。

俺伍员好一比丧家犬,

满腹含冤我向谁言;

我好比哀哀长空雁,

我好比龙游在浅沙滩;

我好比鱼儿吞了钩线,

我好比波浪中失舵的舟船。

思来想去我的肝肠断,

今夜晚怎能够盼到明天。

(〖起二更鼓〗。东皋公上。)
东皋公(二黄原板)夤夜漏声催晓箭,

月移花影上栏杆。

熄灭了灯亮窗前站,

且听愁人口内言。

(〖起三更鼓〗。)
伍员(二黄原板)心中有事难合眼,

翻来覆去睡不安。

背地里只把东皋公怨,

叫人难解巧机关。

若是真心来救我,

为何几不言?

贪图富贵来害我,

你就该拿我献与昭关。

哭一声爹娘不能相见,不能见!

爹娘呀!

要相逢除非是梦里团圆。

(〖起四更鼓〗。)
东皋公(二黄原板)听他言来心好惨,

铁石人儿也泪涟。

背地里只把老汉怨,

想条妙计救他出关。

(东皋公下。〖起五更鼓〗。)
伍员(二黄原板)鸡鸣犬吠五更天,

越思越想越伤惨。

想当初在朝为官宦,

朝臣待漏五更寒。

到如今夜宿在荒村院,

我冷冷清清向谁言!

我本当拔宝剑自寻短见,寻短见!

爹娘啊!

父母冤仇化尘烟。

对天发下宏誓愿,

我不杀平王我的心怎甘。

(东皋公上。)
东皋公(二黄摇板)鸡鸣五鼓星斗散,

将军开门有话言。

(白)开门来。

伍员(二黄导板)适才朦胧将合眼!

东皋公(白)开门来。

伍员(二黄散板)忽听门外有人言。

用手开门来观看,

(伍员开门。)
东皋公(二黄散板)将军为何白了髯?

(白)啊,将军,一夜之间为何须发皓然了?

伍员(白)我却不信。

东皋公(白)你自己看来。

伍员(白)哎呀!

(二黄散板)冤仇未报容颜变,

一事无成两鬓斑。

东皋公(白)恭喜将军,贺喜将军!

伍员(白)喜从何来?

东皋公(白)将军可以过得昭关了。

伍员(白)怎见得?

东皋公(白)我有一好友,名唤皇甫讷。待我请他前来,想条妙计救你出关就是。

伍员(白)但凭老丈。

(童儿暗上。)
东皋公(白)来。

童儿(白)有。

东皋公(白)拿我名帖,请皇甫官人,过庄一叙。

童儿(白)遵命。

伍员(白)老丈请上,受我一拜。

东皋公(白)也有一拜!

伍员(二黄摇板)但愿过的昭关险,

满斗焚香谢苍天。

(东皋公、伍员同下。)
【第三场】
(童儿、皇甫讷同上。)
皇甫讷(二黄摇板)皋公请我来相见,

见了他人问根源。

(白)前去通禀。

童儿(白)有请家爷。

(东皋公上。)
东皋公(白)何事?

童儿(白)皇甫官人到了。

东皋公(白)说我出迎。

童儿(白)家爷出迎。

东皋公(白)皇甫官人在哪里?

皇甫讷(白)皋公兄。

东皋公(白)啊,皇甫官人。请到里面。请坐。

(童儿暗下。)
皇甫讷(白)有坐。仁兄相约为了何事?

东皋公(白)伍将军到了,请来一会。

皇甫讷(白)哪个伍将军?

东皋公(白)临潼斗宝伍子胥伍将军。

皇甫讷(白)此人今在何处?

东皋公(白)现在后面。

皇甫讷(白)请来相见。

东皋公(白)候着。

皇甫讷(白)是。

东皋公(白)有请伍将军。

(伍员上。)
伍员(念)父母冤仇恨,常挂一片心。

(白)老丈何事?

东皋公(白)皇甫官人到了,请来相见。

伍员(白)哦,待我向前。

皇甫兄在哪里?

皇甫讷(白)伍将军在哪里?

伍员(白)皇甫兄在哪里?

东皋公(白)啊,将军,这就是皇甫官人。

皇甫讷(白)岂敢。

东皋公(白)皇甫官人,这就是伍将军。

伍员(白)皇甫兄!

皇甫讷(白)伍将军请坐。

伍员(白)有坐。

皇甫讷(白)久闻英名,风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话不虚传!

伍员(白)愚下有如丧家之犬,何劳皇甫兄称赞。

皇甫讷(白)休得过谦。

伍员(白)啊,老丈。

东皋公(白)将军。

伍员(白)皇甫兄到此,有何妙计救我出关?

东皋公(白)事到如今,并无别计,看你二人,面貌相似,就请皇甫官人扮作将军模样,前去叫关,把关之人一见必定捉拿,皇甫兄,只管让他拿去。那时趁乱之际,将军岂不混出了昭关。

伍员(白)如此连累皇甫兄受惊。

皇甫讷(白)受惊是小事,只恐一顿暴打呀。

伍员(白)着哇。

东皋公(白)不妨,我来救你。

皇甫讷(白)你要来的!

东皋公(白)要来的。看衣更换。

(伍员、皇甫讷同下。伍员、皇甫讷换衣巾同上。)
伍员(西皮二六板)伍员在头上换儒巾,

乔装改扮往东行。

临潼会,曾举鼎,

在那万马营中显奇能。

时来双挂明辅印,

运去时衰在荒村。

提起来叫人恨不恨,

莫非是五行八个字我的命生成?

回头我对东皋公论,

你是我子胥救命的恩人。

但愿过得昭关境,

一重恩当报你的九重恩。

(西皮摇板)皇甫兄请上受一礼,

(西皮快板)有劳你施下这全恩。

焚香顶礼不为敬,

来生犬马当报你的恩。

伍员心中千般恨,

(西皮摇板)大胆且向虎山行。

(伍员下。)
皇甫讷(西皮散板)你若不去不要紧,

遍体排牙诉不清。

(东皋公、皇甫讷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米南适同上。)
龙套甲(白)来在关口。

米南适(白)将画图挂起呀。

皇甫讷(内白)走啊!

(皇甫讷、伍员同上。)
皇甫讷(白)待我前去挂号过关。

伍员(白)小心了。

皇甫讷(白)大家小心。

开关。

米南适(白)看他好似伍子胥。来!

四龙套(同白)有。

米南适(白)将他绑了回去。

四龙套(同白)啊。

(四龙套同绑皇甫讷,伍员混出关,下。)
米南适(白)我且问你,你可是伍子胥?

皇甫讷(白)呃,我叫皇甫讷,哪个是伍子胥呀?

米南适(白)哼!谅你也不肯招认。

来!

四龙套(同白)是。

米南适(白)将他吊起来。

皇甫讷(白)哎呀。

东皋公(内白)走啊!

(东皋公上。)
东皋公(西皮摇板)袖内机关安排定,

特到昭关走一程。

(白)来此已是。

门上哪位在?

龙套甲(白)做什么的?

东皋公(白)烦劳通禀:东皋公求见。

龙套甲(白)候着。

启禀大将军:东皋公求见。

米南适(白)哦?皋公兄到了?说我出迎。

皋公兄!

东皋公(白)大将军。恭喜将军,贺喜将军。

米南适(白)喜从何来?

东皋公(白)闻得将军拿住伍子胥,我是特来贺喜呀。

米南适(白)唉,再休提起,是他言道,他不是伍子胥,他叫什么皇甫讷。

东皋公(白)皇甫讷?

米南适(白)正是。

东皋公(白)乃是我的朋友。今在何处?

米南适(白)呃,现在外面。

东皋公(白)待我看来。

皇甫讷(白)唉,你要救我一救啊。

东皋公(白)哎呀。果然是我的朋友,快将他放了下来。

米南适(白)哦,哦,快快放下来。

四龙套(同白)哦。

皇甫讷(白)哈哈!你们竟敢错拿好人,来来来,我与你面见平王。

东皋公(白)呃,看在我的面上,请回去吧。

皇甫讷(白)哼!若不看在皋公兄的份上,定不与你甘休!

米南适(白)哦,是是是。

皇甫讷(白)岂有此理,这还了得!

东皋公(白)请回去吧。

(皇甫讷下。)
东皋公(白)将军这里来。

米南适(白)做什么?

东皋公(白)从今以后,把守昭关,需要小心,且莫叫那真正的伍子胥他就糊里糊涂的混出了昭关呐,哈哈哈!

米南适(白)是是是。

(东皋公下。)
米南适(白)众将官!

四龙套(同白)有!

米南适(白)小心防守呃!

四龙套(同白)啊!

(四龙套、米南适同下。)
(完)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