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连成五科师兄弟合作三国志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富连成五科师兄弟合作《三国志》观后 

八月四日晚,三庆有富连成“喜连富盛世”五科师兄弟合作全部《三国志》。

所谓五科师兄弟齐集一堂者:喜字雷喜福、侯喜瑞,连字刘连荣,富字沈富贵,盛字李盛藻、叶盛兰、孙盛武、叶盛茂,世字袁世海、江世玉、李世霖。
其他如全剧不关紧要之配角,以及开场戏与后台管事人等无一不是富连成。

是晚为大雨后一日,天气颇为凉爽,全戏由《激权瑜》、《临江会》起,到《借东风》、《华容道》止,需时十六刻。

大轴旧钟七点半便已上场,江世玉的前周瑜,尚活便,比真好的自然差得远。世玉七年坐科自然总比戏剧学府出来的高材生强,小过节学学盛兰还有相似的地方。李世霖的鲁大夫,扮相颇像一个老实人,念两句唱两句很不难听,不过总显着那末没派头,所谓“边”气甚重,此为吃亏处也。

刘连荣的老爷,不客气地说简直是瞎闹,一切还是他那个“大嚷嚷”的唱法,慌手忙脚,把个二将军形容得太粗鲁了。记得在广和楼看过袁世海一回这出,恍忽怪不错的,连荣以后还是少唱这出的为是。

大师哥雷喜福的诸葛亮,这出《激权瑜》卖的就是“念”,得讲究字眼儿,喜福好处是嘴里有劲,得了几个满堂好。喜福唱戏例来如此,台下越喝彩,他便越精神。叶盛茂的孙权,平平而已。

《群英会》头场上侯喜瑞起霸后念四句,“二十年前摆战场”仍如以往之全出沉着应付,用“老气横秋”形容喜瑞这出自是恰当无比。再上叶盛兰的周瑜。盛兰此戏素有标准之称,今日小生行中这出谁也唱不过他,只是那个扮相便已服人,坐完大帐之后,中军念:“有请鲁大夫”,台上电灯一亮,四下里隐隐约约地听见碰头好声,李盛藻的鲁肃应声而出矣!

念两句还没听出来甚末怪声怪气,扮相忠厚气象丝毫没有,不过尚有清秀气,自从诸葛亮一出来,他便来头了!嘴里“呀、啊”念了不少,尤其每到念这几个字的时候,便故意往长里拉,听着甚觉刺耳,张嘴唱“诸葛亮出营去哈哈大笑,他笑那周都督用计不高”两句不搭调,可是末尾一拖长腔,听戏的便喊上好了。说实在的,盛藻这把子唱也未尝不是这些喊好的听众们造成。

藏书之身段尚边式,蒋干盗书之乐以及周瑜孔明欲造箭时的念白与神气,都有点不傻装傻不愣装愣“假”的成分在内,干脆说不像!盛藻以往唱“限三天造雕翎这般时候”到“这般时候”四个字用足气力往上翻着唱,那份难听真让人起鸡皮疙瘩,这回却未如此,想是得了高人的指正,听戏人之幸了。

借箭做唱尚交代得下去,打盖之前交令时之念嘴里尚清楚。后边跟着来孔明,最关重要的《借风》之唱勉强说得下去,说公平话较之奚啸伯尚受听。盛藻这段按着老路子唱法,还没加他自己润色,否则唱出来一定又不堪设想了!

《华容道》初试红净戏,盛藻个头矮,脸盘小,都不适于唱关壮缪,况且有好多地方都使不出来,亮相大刀都有些地方玩不转,最好别拿乃岳高子君唱《三国志》前鲁肃、中孔明、后关圣来标榜的为是。

雷喜福接着来《群英会》打黄盖的诸葛先生,这真是观众的耳福。喜福认真,做是做,唱是唱,念是念,让人不平的就是曾几何时,喜福竟会给盛藻配上里子了!真是好不惨然。

袁世海的曹操,都是郝派路数,颇有狠劲,身上水袖都有相当工夫,《华容挡曹》时把个阿瞒描写个淋漓尽致。孙盛武蒋干处处都显得小气,不过与马富禄较只是嗓子不响堂而已,其他比富禄还讲究。

沈富贵赵云不失准绳。富贵较比以前越发发福了。其他配角也都是各显奇能,把这出《三国志》点缀得火火炽炽。

戏散已经旧时十二点,听完之后,笼统评曰:“不失为一出好戏。”

(《立言画刊》1942年第202期)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