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整理复排传统戏任重道远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挖掘整理复排传统戏任重道远 

3月1日晚,京剧《除三害》在北京长安大戏院上演,拉开了“克绍箕裘灼芳华”——北京京剧院挖掘整理复排剧目展演的帷幕。展演持续至3月19日,有20出(折)挖掘整理复排剧目共计19场演出与观众见面。

发掘京剧长河中的遗珠

北京京剧院副院长朱甲介绍,为传承和弘扬发展京剧艺术,有效挖掘整理复排濒于失传的、有挖掘价值的传统剧目,北京京剧院于2019年成立了传统剧目工作室,4年来已积累了约60部作品。此次展演即是对4年间挖掘整理复排剧目成果和人才培养收效的一次集中展示。参加展演的剧目题材丰富、形态各异、流派纷呈,是北京京剧院从大量的申报剧目中严格遴选的有可挖掘价值、濒于失传的优秀传统剧目。

“据不完全统计,京剧艺术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发展达到峰值时,演出剧目曾高达3000多出,市场规模和社会影响力可见一斑。时至今日,作为京剧流派传承积累最丰厚的剧院之一,北京京剧院目前常规演出剧目有300多出,急需对一些散落在京剧历史发展长河中的‘遗珠’和‘宝藏’进行再次发掘,使之成为焕然一新的好戏。”北京京剧院创作(研究)部主任郭秋玲表示,挖掘整理复排一直以来是北京京剧院工作重心之一,对于京剧的传承发展意义重大。一些濒临失传的剧目只存在于老艺术家的脑海中,如若不尽早进行抢救性保护,或许面临人亡艺绝、永久性失传的后果。因此,传统剧目工作室任务艰巨、工作繁重,4年来挖掘整理复排了几十部传统剧目并呈现在舞台上,有效增加了演出剧目数量。将传统剧目进行挖掘整理复排的过程,也是对剧院“传帮带”、“一棵菜”精神的践行。此外,在当前数字时代,北京京剧院也有责任和义务为京剧艺术的传承发展建立理论支撑和艺术档案,同时与各大艺术院校建立良好合作机制,推动“产教融合”。此项工作任重道远,须久久为功。
挖掘整理传统戏不是简单的事

挖掘整理传统戏一般有两种不同的方式。一种是做“加法”,把原有的折子戏扩充情节,连缀而成;一种是做“减法”,将传统的演出版本综合集成,删繁就简。看似简单,实践起来却颇费功夫。

小生名家包飞凭描写东汉班超投笔从戎故事的《万里封侯》以及讲述楚庄王和神箭手养由基故事的《庄王求将》两部剧目参与此次展演。这两部剧是在原有折子戏《玉门关》《清河桥》的基础上增益首尾整理而成的,在排演成功后多方听取专家意见,又进行了多轮修改加工。

此次展演中,由优秀武生演员李孟嘉主演的《忠义千秋》,是将“关公戏”《屯土山·约三事》《进曹营·赐袍赠马》《白马坡·斩颜良》《战延津·诛文丑》四折拼接而成。“作为李派红生的第三代传人,我深感使命艰巨,有责任做好‘红生戏’的当代传承而不使其湮没断绝。”李孟嘉说,他已将留存至今的30余部家传“红生戏”整理排演了8部,未来还要不懈努力,争取将更多剧目恢复搬上舞台。

青年花旦名家常秋月此次参与展演的《蝴蝶杯》,是根据京剧表演艺术家云燕铭、杜近芳、李慧芳等的演出版本以及河北梆子表演艺术家李桂云的演出版本集成简化而成。该剧在整理过程中,在剧本上着力加快叙事节奏,在唱腔上进行丰富再创作,并由她本人创作了一段四平调,在演出时受到好评。
前辈助力,后辈努力

反映北宋佘赛花与名将杨继业爱情故事的《佘赛花》,是上世纪50年代末由剧作家景孤血、祁野耘根据地方戏《佘塘关》改编而成,由杜近芳、叶盛兰主演。此次展演中,梅派青衣名家王怡将这一传统剧目呈现于舞台之上。据介绍,这出戏是京剧表演艺术家、教育家李金鸿传授给她的。王怡表示,此次展演既是她对恩师教学成果的汇报,也是对戏迷朋友一直以来支持与厚爱的倾情回馈。

青年程派名家郭玮此次参加展演的剧目是全本《硃痕记》。它是在传统折子戏《牧羊卷》的基础上补充、整理而成的一出程派本戏。该剧的加工整理改编,由郭玮的老师、戏曲教育家李文敏和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知名鼓师王硕共同完成。该剧的表演具有鲜明的艺术特色,在赵锦棠艺术形象的塑造上十分细腻、富于韵味。郭玮说:“排演时,我在细磨唱念表演的同时,特别注重贴近人物,努力做到人物特质、流派特色、演员特点高度统一。如‘磨坊’一场的南梆子唱腔,一改过去板式明亮、婉丽的旋律基调,通过对行腔的细微处理和节奏的特殊把握,使唱腔呈现出别致的哀婉韵味,准确地表现了该情境下人物的内心世界。”

青年老旦名家康静参与展演的《孝感天》是跟随京剧表演艺术家李鸣岩学习的。该剧由原先的连台本戏浓缩加工而成,行当齐全,修旧如旧。在打磨的过程中,康静全情投入,亲自主笔整理唱词,并得到了京胡名家费玉明的鼎力支持。“费老师当时生病住院,做完手术之后在病房他还在给我写唱段,尤其最后‘掘地见母’那一大段,费老师倾注了很多心血。”在此期间,康静的师父李鸣岩不幸去世,没能看到演出。康静表示,加工复排《孝感天》既是对恩师的告慰,也是通过自身努力为李派老旦艺术增加剧目储备。

“此次展演在流派传承、人才培养、市场效益等方面均有重大意义,有效确保京剧艺术活态传承、有根可寻。”朱甲表示,挖掘整理复排既丰富了北京京剧院常规演出剧目,也培养了一批中坚力量,以戏出人,拓宽京剧演出市场,丰富京剧演出剧目的种类,弥补京剧市场剧目供给不足,这不仅是保护、传承、弘扬、发展京剧艺术所进行的有益探索,也是对构建京剧生态、开创京剧市场的一项重要举措。这些剧目通过演出市场得到观众检验,剧院也将听取反馈、认真总结,以便今后更加科学合理地开展挖掘整理复排工作,为观众奉上更多好看的京剧传统骨子老戏。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