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小剧场戏曲艺术回到人本身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第九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落幕——

让小剧场戏曲艺术回到人本身

由北京剧协、北京市西城区文化和旅游局、北京天艺同歌国际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共同主办,繁星戏剧村承办的第九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日前落幕。在2022年11月2日至12月31日的两个月时间里,第九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通过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为观众呈现了70场精彩演出,在抗击疫情的艰难时刻,展现出坚守的力量。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艺术总监、京剧表演艺术家周龙感慨道:“近年来,戏曲艺术的全体同仁仍然坚守在创作表演的一线,这不仅是值得肯定的,也是让人感动的。大家以非常严谨认真的态度对待戏曲艺术,为小剧场戏曲的探索和试验贡献一份力量,正是这样的努力才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观众。这不仅是我们所取得的成绩,也是大家共同的信念。”

第九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的主题词为“咏”,既是“歌颂”“赞美”的意思,也有为国家强盛、民族兴旺、时代继往开来的称颂之意。以“咏”作为主题词,一是为了契合戏曲的表现手法,二是借由这种方式表达对艺术的追求,以及对美好的向往。本届艺术节汇聚了来自中国戏曲学院、扬州市扬剧研究所、武汉汉剧院、上海淮剧艺术传习所、北京凌空评剧团、北京市曲剧团、河南艺术职业学院、南京市越剧团、青岛市京剧院、山东省吕剧艺术保护传承中心、福建省梨园戏传承中心、北京市门头沟区柏峪剧团、丁一滕戏剧工作室、繁星戏剧村等14家参演院团,囊括了京剧、评剧、扬剧、汉剧、淮剧、北京曲剧、湘剧、豫剧、越剧、吕剧、梨园戏、燕歌戏12个剧种的14部精彩好戏。

其中,扬剧、汉剧和燕歌戏是首次参加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不仅丰富了艺术节的内容和形式、为艺术节增添了新的活力,也为广大观众奉献了各具特色的精彩演出。开幕大戏——扬剧《千里江山》作为扬剧史上首部小剧场剧目,讲述了关于《千里江山图》的故事——画卷作者王希孟生平不见于正史记载,而艺术与生命的呼应可以跨越古今引发共鸣,在历史空白处进行想象,展现出小剧场戏曲艺术特有的舞台质感和自由表达;汉剧《一梦幽篁》聚焦魏晋名士,通过嵇康之魂魄与老年山涛的对话结构剧情,用现代的视角和实验性的手法探究二人的人格秉性与生命追求,抒写中国文人的心灵史;燕歌戏源自元代,起源于北京门头沟区斋堂镇西北部,燕歌戏《小锦缎》的唱词融合了元曲之风,为观众带来了独具特色的精彩演出。

在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文化所副所长、副研究员景俊美看来,包容性、探索性和开创性的特点在本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非常突出,很多剧目都是本剧种第一次尝试小剧场作品,体现了艺术节对不同剧种、不同创作手法的包容性。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执行主任、北京剧协杨乾武表示:“小剧场表演艺术的独创性,尤其是表演空间的设置、演员的表演,以及传统的程式和表演的突破,是离不开形式感的。小剧场戏曲在追求剧目特色的同时,可以突破剧种、突破传统的规范性的要求,这是小剧场戏曲的魅力之一。”

此外,在本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中,淮剧《影的影》看似讲述了发生在两个时代的两个独立故事,展现了两对男女的细腻情感世界,实则充满了人生的哲理和悖论;评剧《月下斩貂》取材于民间“关公月下斩貂蝉”的传说,以人文视角开掘关羽、貂蝉、吕布等人物在极端情境下的心理空间;湘剧《舟渡》以沈从文的小说《边城》为基础,以无场次的形式构建了类似于原作的散文化抒情模式,充分利用了戏曲时空自由的特点,不断链接文本中关键的转折点,同时以湘剧高腔的浓厚地方特色来演绎湘西地域的人物风情;豫剧《俄狄王》改编自古希腊悲剧《俄狄浦斯王》,讲述了生于命运预言之中的俄狄,为摆脱命运诅咒辗转流离,不知不觉中却朝着命运设好的圈套越陷越深的故事。越剧《金粉世家》改编自张恨水的同名小说,尽显越剧流派之美;多剧种小剧场戏曲《故人心》将家喻户晓的经典戏剧故事重新解构,以京剧、越剧、昆剧、豫剧4个不同剧种,分别展现了敫桂英、杜丽娘、杨兰英的心路历程;新程式戏剧《新西厢》将传统中国戏曲表演方法的程式与当代西方戏剧训练方式的精髓相融合;京剧元素儿童剧《童戏社3·八戒变变变》为观众带来原汁原味的京剧表演,让孩子们近距离感受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吕剧《归·源》改编自明话本《警世通言》,演绎了一段探及人性的传奇故事;《陈三五娘》是梨园戏最具代表性的看家传统剧目,也是闽南地区家喻户晓的爱情佳话,该剧曲调优美,文辞典雅,表演精致,美不胜收;恰逢北京曲剧命名70周年之际,改编自老舍先生的同名小说的北京曲剧《我这一辈子》也在本届艺术节上与广大观众见面,全剧以诙谐幽默的方式写出了现实世界的沉重,并在嬉笑怒骂中饱含深情地表达对世界的热爱。

基于本届艺术节丰富的剧种和剧目,杨乾武认为,当代小剧场艺术关注的基本要求是人文主义,要回到人本身,关注人真实的生存、真实的人生、真实的情感,关心人类情感的丰富性、深刻性、深邃性、复杂性。涉及到人性,才是艺术的关注。景俊美认为,第九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展演剧目展现出了浓郁的人文气质。从更加贴近内心的角度去探索人性、人生和人物的精神世界,是本届艺术节特别鲜明的一个特点。

从2014年落地繁星戏剧村算起,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见证了近年来小剧场戏曲的发展演变过程。作为新文艺团体,繁星戏剧村有着灵活的机制、精细化的运营能力、开放的跨界整合能力,以及最为宝贵的艺术情怀。谈到9年来的坚守,杨乾武认为,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培养了大批人才,这是所有戏曲人最为欣慰的。在周龙看来,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为大家树立了信心,留下了憧憬。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