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画难写的是精神读夏海先生的读中国经典聂振宁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国学经典是中华文化最主流的文化传统,国学经典是中华文化最闪亮的瑰宝。 古往今来,从来不乏各种阐释、鉴赏、批评的著作。 新时代以来,这样的作品也层出不穷。 欣赏和评价越来越多,这不仅说明了读者对国学经典的欣赏和欣赏还没有耗尽,也说明了随着时间和空间的推移,国学经典始终是新鲜的,这足以说明他们的宽容之大,其意义之持久。 。 夏海先生的新书《读国学经典》不仅力求在国学经典中寻找曲径通幽的雅趣,而且具有用经典文本观察现实、成就理想的精神。过去和现在的成功。

《读中国经典》这本书,着力寻找曲径通幽的雅趣。 书中精选了36位中国古代文史名家可供阅读,从春秋时期的诸子哲人到晚清的儒家,跨越两千多年。 所有的灵性佳作都获得了极高的评价,也都获得了大量的好评。 面对这样的名著,而且这样的名著早已为历代学者所读、读透了。 自己的发现。 例如,后世学者在对管子《牧人》的解释中,评价其“为澄清意义的第一篇文章,是纲领性的文献,其理论是《经言》的总脉络,但先生夏海指出:“‘牧民’更重要。 其作用在于对中国的政治思想和治国实践产生深远的影响,而最大的启发就是提出和倡导礼义廉耻。”这样,就凸显了他所坚持的见解。就是刘禹锡的《陋室铭》,通常评论家都停留在诗人“兵印无心,洛水松云自在看”、“以闲为闲,蹉跎以补生”的消极态度。但夏海先生并没有就此止步,而是充分发挥了审读批评方法的技巧,指出《陋室铭》从三个维度展现了物质与精神的关系,诠释人生哲学”,即“一是山与仙的关系”,“二是水与龙的关系”,“三是家与德的关系”。 显然,与那些常见的理论相比,夏海先生的详细分析更具有文本价值和学术意义。 作者在阅读荀子的《劝学》时,创造性地解读了荀子文中所倡导的道德生活的三个境界,将人的生命分为生理形态和道德形态,指出“没有道德的生命,是没有质量的生命”,不仅让我们看到了夏海先生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和批判文本的技巧,也让我们思考夏海先生努力看到别人未曾见过的东西,以及发现现在的勇气。 被他的治学精神所感动。

读经典,最难的就是了解古今。 一个批评家,通过他所欣赏的文本,力求连接过去和现在,连接过去和现在,用过去来描述现在。 他最大的兴趣可能在文本,但他最关心的应该是当下。 所以,今天的人在批判中国经典的时候,应该有和今天的人一样的精神状态。 这是《读国学经典》这本书最突出的特点。

《读国学经典》书中的选章,展现了审稿人夏海先生的现实思考。 从狭义的国学角度来看,本书所选的著作并不都属于传统学术界公认的国学经典范畴。 按照马一浮先生的观点,所谓国学是由六经组成的;所谓国学是由六经组成的;所谓国学是由六经组成的。 而按照一些中国学者的观点,无非是加上《我注六经》两千多年来的成果。 不过,也有一个观点被越来越多的学者所认同,这就是夏海先生在本书序言中所说的“以儒家思想为主体的中国固有的学术”。 这种观点显然更具文化包容性。 据此说法,本书选题名副其实,因为没有一个不是“中国固有的学术”。 笔者之所以如此选择,显然是为了当今人们的实际需要。 当今之人,需要治国、重德、立志、培养人才、修身养性。 因此,所选章节都是针对的。 就连在相当多的古代文史名著选集中很少选到的韩非子的《说难》,也被本书挑选和评价,可以说摸清了当今人们的精神文化需求。很好。 作者希望通过《说典》的文字,帮助现在的读者了解古人授词的技巧,从而增强交际和交际的能力。 读者不妨仔细浏览一下目录,发现36件入选作品的基本面貌是积极的。 这是一个具有强烈现实感和责任感的读者做出的选择。

《读国学经典》的现实精神和责任感,在书中的每一个写作中都可见一斑。 作者用“解构”的方法走进经典作品,用“建构”的责任感连接过去和现在,形成了一篇又一篇颇具创新性的文本。 《牧民》一文古往今来为许多人所评论,其内涵是相当丰富的。 可以从很多角度来评价。 文章中的许多名言警句深入人心。 但夏海先生在负责全文解读的同时,重点强调了“礼义廉耻四国”的主要内容。 这是对当今社会道德现状的反思,体现了批评家强烈的现实态度。 对于魏征的《谏太宗十思》一文,历代评论家都强调了唐太宗虚心纳谏、“既听则明,偏听则明”的道理。走向黑暗。” 夏海先生从这个经典章节中提取了“思考”。 “维护国家安全者,必积德义”的主题,也是魏征文章的主要内容,并从中得到最大的启示:治国必固本,积德义。 这是一位时刻关注现实、坚持学以致用的经典读者。 他拒绝接受过去,并试图用过去来描述现在。 他热爱经典,但并不痴迷。 他注重现实,更善于思考。 总之,他的一切言论确实是在用丰富的传统文化智慧浇灌新世纪中国的现实之树。

《读国学经典》一书出版后,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爱。 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的,而本书的写作特色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 本书叙述清晰简洁,推理技巧循序渐进,引文丰富。 古人的许多论述互相支持,西方哲学家的评论也常常被借鉴。 因此,本书读起来并不会感到晦涩、古旧,反而总有一种真实、丰富的感觉。 清代文学评论家金圣叹曾说过:“最清畅的文,很细腻;最直的文,很雄健;最平淡的文,很跳跃,很励志。” 我想,就拿这句古话来说吧。 用评论来评判《读国学经典》的写作并不为过。

(本文作者为淘芬基金会理事长、中国出版集团原总裁)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