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剧直播有流量还应该有文化内容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傩戏是戏曲的雏形,崇尚百戏精益求精,参军参军,构兰瓦斯是戏曲的摇篮。 元人戏曲、明清传奇,是戏曲的盛宴。 无论是原型、摇篮还是盛宴,戏曲一直作为一种娱乐形式而存在,并作为当时社会流行的娱乐形式深入人心。 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歌剧仍然是中国人最重要的娱乐形式。 在中国农村,看戏就像过节一样盛大。 舞台上的每一首歌、每一句口号、每一个动作,都是中国人特有的怀旧审美。

戏曲之所以历来受人们喜爱,就在于它有思想与观念、道德与美德、有血有肉、有真有美、有情感有情、有悲有喜、有爱有恨、有情趣。 这是一种高水平的娱乐活动。 然而,进入21世纪以来,歌剧在各种娱乐浪潮中逐渐“迷失”。 尽管相关部门的支持力度并未减弱,但歌剧仍然不受大众尤其是年轻一代的青睐。 新事物的衍生也是大势所趋。 每年都会有很多不同类型的大剧出现,但通常只有一个结果——好评而不是票房成功。

如今,新媒体已经“飞进寻常百姓家”,人们很难耐​​心地欣赏一场两个小时的歌剧表演。 “短、快”的娱乐更容易吸引人们。 尤其是疫情期间,戏曲演员利用个人账号在手机屏幕上发布视频、主持直播、唱歌,引起广泛关注,获得巨大流量。 已经成名、有了家庭的戏曲演员,可能无法挽回尊严去主持直播,对这种新鲜事物的接受度也不是很高。 导致一些连主演都没有当过的年轻无名戏曲演员在疫情防控期间无事可做。 他们干脆以小小的手机屏幕为舞台,把“直播”当成了自己的事业。 其中,不乏一夜成名的年轻戏曲演员。

我们来做一道数学题。 一位歌剧演员拥有30年的黄金舞台生涯。 他每年演出100场,每场演出门票均售完1000人。 他一生可以获得300万观众。 通过歌剧直播,一个歌剧演员在短短两三年内就可能拥有数百万粉丝。 戏曲演员尝到了直播的甜头,一些戏院也“集体”在会议室、排练厅、田野、景区进行直播,花样繁多,精彩纷呈。 有两个原因。 第一,歌剧的魅力无穷无尽,永不过时; 其次,沟通手段至关重要。 戏曲直播产生的流量赋予戏曲演员存在价值,增加他们的文化自信。 这种市场探索,让古老的戏曲艺术有了未来、有希望、有造血功能。

归根结底,网络直播是一种手段、一种平台、一种渠道。 从露天演出,到勾栏瓦舍,再到现代剧场,歌剧是一门与时俱进的艺术。 此外,歌剧现在正处于大众娱乐的边缘。 能够通过直播获得更多观众,展现歌剧的美丽与魅力,这本身不就是一种成功吗?

有人批评这种现象,认为戏曲演员在镜头前唱歌跳舞,一味迎合观众,把娱乐放在第一位,过度曝光和商业化,从而失去了艺术家的尊严。 众所周知,歌剧危机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结束的。 对于大多数歌剧团来说,创作新剧目甚至巡演基本都是靠财政补贴,很少有“市场”。 如果你还担心过度商业化而拒绝好的推广工具,那你就真的是小失大失了。 歌剧必须遵循传统,但不能固步自封。 科技从未停止席卷世界。 过去几年我们讲“互联网+”,现在我们讲直播,未来还会有其他。 戏曲传播载体网络化、多元化是大势所趋。 没有直播,就会有其他的交流方式。 我们身在其中,所以我们必须抓住机遇,立足当下。 也有人认为,戏曲直播是疫情冲击下的权宜之计。 我认为这太强了。 当前歌剧“有名但不受欢迎”的困境,必将促使歌剧人更新观念,在夹缝中求生存。 疫情只是一个催化剂,加速了歌剧传播方式的演变、传播方式的丰富。 戏曲直播现象最实际的好处是,至少还有一部分人还在关注和欣赏戏曲。 更令人欣喜的是,关注和欣赏的人群中,不乏年轻的面孔。

如果歌剧只是躺在“财政支持”的温室里,它迟早要进入博物馆。 歌剧需要观看才能生存。 一部戏剧从准备到排练再到演出,每一步都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 珍珠沾满尘埃也不能光芒四射,酒香怕巷子深处。 如何吸引更多的人看戏,让更多的人喜爱看戏,成为戏曲传承的重中之重。

任何一种艺术要想发展,就必须走出书房,走向社会。 直播只是其中一种手段。 多年来,歌剧一直在寻求“破圈”。 京剧邱派传人邱继荣的《惊·红》在B站跨年晚会上惊艳了不少年轻人,甚至成为了这档综艺节目的“天花板”; 去年的粤剧电影《白蛇传·爱情》也让全国各地的无数年轻人迷上了粤剧。 我暗自认为,这不仅仅是脱离圈子,而是戏曲生态的良性修复,是一种积极的自我治愈,更是一种“破茧重生”。 试想,一个年轻的戏曲演员经历了“台下十年苦练”,唱、念、做、打,手、眼、身功十年如一。 其背后的艰辛和坚持超乎常人的想象。 突然有一天,这些年轻的歌剧演员在网络直播、电影、派对等特殊“舞台”上获得了无数粉丝的好评。 我们怎能不欣喜若狂?

你可以欣喜若狂,但你不能自满。 歌剧直播只是一种手段,是歌剧回归市场方式的创新。 创新是为了诚信,只有诚信才能创新。 这是一个辩证法。 通过直播获得流量,对于一个年轻的歌剧演员来说,是一个可喜的现象; 他得到的奖励很多,这是可以理解的。 戏曲是有价格的,戏曲剧在网络平台上的播放,就像影视剧一样,收取合理的费用也是合理的。 但如果一个戏曲演员放弃了线下舞台,沉迷于手机屏幕,甚至“喊打要酬”,那么他就成了乞丐。 一旦成名,他的身家就会翻倍,但他却忘记了自己,很快就被抛弃了。 戏班界有很多悲惨的先例。

通过直播走红的戏曲演员必须牢记三个“权利”。 一是从源头整治。 要想进一步提高功力,夯实基础,就要知道路漫漫其修远兮,上下求索; 双方都必须是真诚的。 你不应该有名气,只想用货赚钱,被钱牵着走。 我们要时刻牢记振兴歌剧的使命; 对三个人来说,现在正是时候。 老老实实回到排练场地,塑造经典形象,打磨经典唱段,吸引线上粉丝到线下影院,再将新内容传播到线上,形成良性循环。 毕竟,戏曲是唱、念、打的艺术,它不可能只是手机屏幕上的老唱段。 中国戏曲的流行之所以持续,是因为《窦娥冤》、《西厢记》、《牡丹亭》、《长生殿》等经典剧目代代相传。 如果直播戏曲的网红为流量注入更多的文化内容,虎丘昆曲大会的好故事、万人看梅浪的盛况,必将随着中国戏曲真正的繁荣而重现。

《光明日报》(2022年5月17日第07页)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