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京剧燕翼堂观后走笔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壮哉燕翼堂浴火起凤凰

——现代京剧《燕翼堂》观后走笔

   这是上世纪30年代发生在山东鲁南地区一桩气壮山河的史绩,由山东省京剧院艺术地呈现在戏剧舞台上,观后既令人荡气回肠、热血贲张,又给人以度的文脉哲思和美学赏识。

其一,历史文化维度。燕翼堂,是清代乾隆二十三年(公元1758年)御赐刘氏家族宅第之堂号。“燕翼”之名来自《诗经·大雅·文王有声》篇:“诒厥孙谋,以燕翼子”,意思是文王和武王的功德伟业是留给成王的宝贵智慧谋略,期盼后代子孙敬慎安泰,王气绵绵。“燕翼”后又引申为辅佐。可以想见,当年乾隆皇帝御赐刘家“燕翼堂”金匾,除诏词“耕读传家,精诚农商”之外,必定是对大清王朝辅佐有功。于是三百年、十五代,“燕翼”之意就成为刘家子子孙孙传承不辍的家教家训,这为主人公燕翼堂第十五代掌门人刘合浦一家人走向奠下了深厚的历史文化渊源,昭示了优秀传统文化“时运交移,质文代变”升华为现代文化的行进轨迹。

其二,哲理思辨维度。全剧由正值清廷覆亡、中华创立的1912年刘合浦掌门燕翼堂始,一方御赐金匾的悬起彰明了刘氏家族诗书簪缨的文业事功、伦理道德、阶级身份、社会地位。时世推移,经历军阀混战、国民政府贪腐、日寇入侵、派的消极抗日积极、党领导全国人民抗日,刘合浦由谨遵家训、务农经商,忠厚仁德、保刘氏一族家业荣昌和人丁兴旺,到身为党员的弟、子、女先后为为抗日英勇牺牲,终至其本人为抗击日寇、支援八路军游击队,毁家纾难,毅然炸毁三百年之燕翼堂,以身殉国。燕翼堂的兴亡,形象、雄辩地证实了历史的必然:只有党才能救中国。

其三,性格塑造维度。刘合浦,这是当今戏曲舞台上一个难得一见的艺术典型。剧中度地写出了他由开明绅士升华为烈士的独特性格的丰富性、情感的真实性和发展的合理性。时光定格在1931年。党员二弟刘晓浦、儿子刘一梦被军阀囚于大牢待斩,刘合浦重金前往营救。此时的刘合浦秉持“家业荣昌、人丁兴旺”的祖训,欲救弟、子“脱苦难回家园乐享安宁”,不赞同他们二人面对生死抉择,为了理想不签自白书,劝说二人“人生想死容易活命难,又何必刀头饮血染黄泉”,“靠你们年轻人乾坤倒转,纵然是血流干好梦难圆”。二人告诉他:“闹是为唤醒梦中人,党为民请命解倒悬”,“鲜血浇开自由花,好男儿舍生忘死立地顶天”。刘合浦为二人的言行深深打动,尽管仍不明白“哪条路才是对的”,仍依照二人的遗愿:“浮厝桑行”,“不成功,绝不入土……”

1937年,日寇入侵,刘合浦为保三百年名门望族的燕翼堂人丁兴旺,忍辱负重,“中立求存夹缝里活,破财免灾忍气吞声为保平安”。伊始,留在家中的女儿刘增韵、侄子刘增易参加地下党,他知晓后心惊,却也默许。继而,听闻姐弟二人联合刘氏家族众子弟一起要集体参加八路军游击队去打鬼子,刘合浦要在祠堂内施“家法”,他怕燕翼堂断却掌门人。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辩,刘增易留下,刘增韵和族中众子弟获准参加八路军。刘合浦面对时势,开始转变,赠放行。

1941年,身为八路军卫生员的刘增韵在取药路上被捕。鬼子兵司令为逼迫刘合浦就任泰山道维持会长,将刘增韵带到燕翼堂审问。为救女儿,刘合浦欲宁担污名。刘增韵为保护燕翼堂的英名、不损抗日大业,毅然将身扑向了鬼子兵的刺刀。女儿的英勇就义换来了刘合浦的最终觉醒。

三天后,日寇张榜登报,宣称刘合浦已接任维持会长,并将燕翼堂作为鬼子兵扫荡鲁南的司令部。刘合浦令侄子刘增易携全部家财投奔八路军,派管家庄墩连夜通知村民,离开村庄,并将家中预做开山炸石的几百斤放入燕翼堂厅堂下的暗道里。翌日晨,待鬼子兵大队人马即将入村之时,刘合浦与不愿离儿自去的母亲,安坐在御赐金匾之上,毅然引爆……

其四,诗化审美维度。戏曲是诗,曰剧诗。诗崇尚意境、意象。在戏曲舞台上有四个递进的层次:环境、情境、意境、意象。意象是戏曲审美的最高层次。意中之象,就是通过舞台的具象升华出一种具有哲理思维的形而上之象。贯穿全剧“浮厝”这一意象构思,诚为提高剧作美学层级的点睛之笔。剧中出现了3次:起始是刘合浦遵从二弟刘晓浦、儿子刘一梦英勇就义前的遗愿,“浮厝桑行!”中间是女儿刘增韵壮烈牺牲的嘱托。最后是刘合浦与母亲一起以燕翼堂为“浮厝”,毁家纾难。舞台上并未设置一具象的“浮厝”,而是作为一种意象清晰地存在于人们的意念中,寄托着刘氏一家人的意志、信念、理想、品格、情操,表征着能够燎原的之火、照亮着的明灯。
全剧的舞台呈现抵达到戏曲现代戏生活化与戏曲化和谐统一的新高度,肃穆大气、厚朴灵动。演员的歌唱与做派是生活化又是规范化的,举手投足均在音乐节奏韵律之中。场面架构摆脱了“话剧加唱”的窠臼,回归了京剧本体,又有新意。饰演刘合浦的刘建杰,形神兼备,演出了人物的神韵与气度。其他几位主要演员也唱、念、做、表俱佳。歌词的文学承载与情感表达丰盈雅顺,音乐唱腔慎思榫构,尤其是二重唱、三重唱、六重唱以及幕后独唱、合唱,发挥了京剧唱腔在叙事抒情中的引领主导作用。伴奏与幕间音乐丰厚了戏剧情境与时代地域氛围。舞美装扮合体,主体形象古雅瑰丽,宏中有细,实中有诗。

《燕翼堂》,这部由编、导、演、音、美统力营造的内蕴深邃厚重、样态浑朴灵动、融古通今、动人心弦的艺术景观,堪称当今京剧现代戏的扛鼎之作,当是献给中国党101年华诞的一份厚礼。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