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黄桂秋的四出戏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评黄桂秋的四出戏 

我曾看过黄桂秋的《金锁记》《祭长江》《玉堂春》《宇宙锋》,四出里面,最满意的是《金锁记》,其次《祭长江》,再次《玉堂春》《宇宙锋》。

黄桂秋先生(1906—1978)

   《金锁记》是青衣正工戏,梅兰芳常贴《六月雪》,只程砚秋和黄桂秋贴的是《金锁记》,讨好的地方,完全在坐监时的慢板,和法场上大段反调。但是最难唱也在这两处地方,假如唱得不好,听的人就索然乏味,毫无价值可言了。

剧情虽涉于迷信,然而颇能警顽戒愚,终不失为一出好戏。黄桂秋去窦娥,扮相端庄神态稳重,再适合也没有,和程砚秋正是天生一对窦娥。

程砚秋唱这出戏,法场上一段比坐监一段好,黄桂秋刚好相反,坐监一段胜于法场一段。两下扯平,刚好一样,谁也分不出高低来。向禁大娘恳情和临刑时之白口,柔声下气,凄切悲咽,一种娇柔愤恨的情绪,真个要叫人心胆俱碎,不忍卒听。所以在四出戏中,《金锁记》当排第一。

第二应该是《祭江》,这出戏是接着《连营寨》的,取材于《三国演义》大略谓“东吴遣吕蒙袭取荆州,关公麦城归天,张飞急为报兄仇,致被范疆、张达所害,蜀主刘备,兴兵报仇,连败东吴,后被陆逊用火攻之计,烧连营七百余里。当时误传刘备殁军中,孙夫人闻之,亲至江边设奠遥祭,因念先主,遂投江而死。”

《别宫祭江》 黄桂秋 饰 孙尚香

   祭江一事,正史上并无记载,皮黄剧大都根据稗官野史,往往妄加臆断,不管事之有无,固不止《祭江》一剧也。那天去刘备者为纪玉良,去关羽者为小三麻子。小三麻子是江南挺有名气的红生,除了唱工不逮林树森外,其余都较胜一筹。现在他是黄金的基本演员,黄桂秋是德霖嫡派,所以《祭江》一剧,依然老派作风,唱做念白,都有点象德霖,嗓音很婉转,高音低音,全都使得来。总而言之,《祭江》是一出卖唱戏,力稍逊者,往往不敢动他。桂秋对于这一类老戏,却都有独到之处,所以四出戏中可以排第二。

第三出是《玉堂春》我已经简略写过了,姑且从略。

最后一出戏是《宇宙锋》,这出戏最难的地方,不在“我这里假意儿”一段反二黄,却在唱这段反二黄时的神情。这种欲言欲止的神态,不但要和唱词相合,而且要和哑奴的动作相合,委实很难表现出来。黄桂秋天资聪敏,所以在这种地方,讨着不少便宜。“金殿装疯”一场,“贞”“烈”“娇”“羞”四个字,都能做到,骂秦二世的白口,刚柔都有,就是欠清晰。这出戏好虽好,却不及以上三出,所以只好屈居第四。

(摘自 《申报》1942年6月24日)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