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一鸣演京剧李玉和的第一人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赵绪昕:演京剧李玉和的第一人:梁一鸣

   《中国京剧》杂志 2008.6期、2009.7期和2010.11期,分别登载介绍在京剧《红灯记》中最早扮演李铁梅的云燕铭和扮演李奶奶的赵鸣华的长文,却至今仍未见有人撰文介绍最早扮演李玉和的那位演员,是为缺憾,愿为续貂。

(一)这位演员即使不因为是第一个扮演过京剧的李玉和,也应该加以介绍,让后人知晓其名并予缅怀。长久以来不只是他,还有许多像他一样过去曾叱咤风云于京剧舞台数十年的精英,由于在建国后不再像旧时代那样个人可以随便到各处流动演出,而是固定一地,偏居一隅,他们又不事张扬,疏于晋京联络,所以,这些人尽管当年轰轰烈烈,后来却渐渐远离京剧中心位置和全国观众的视线,随着时光流逝,其光辉渐淡,难映人们眼帘。本文要向读者介绍的即是这样一位京剧前辈艺术家、曾经名满大江南北的梁一鸣先生。

提到他的名字,自然让我想起一位与他姓名同音、只是名字中间一个字写法不同的另一位京剧演员梁“益”鸣。此位梁益鸣八岁始坐科于北京天桥群益社,学老生和武生。8年期满出科,先搭班应武戏下手活,流动演于北京、天津、张家口等地。22岁回到北京,开始久占天桥,艺兼文武,崭露头角。他渐对马派艺术情有独钟,多方求教,后来索性专门学演马派戏,颇有所得,故获“天桥马连良”的美誉。1959年他终尝夙愿,得拜马先生为师。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在天津华北戏院等处看过他的演出,他学摹马连良确有几分乱真。

本文要介绍的梁一鸣比梁益鸣资历要老,且长期行迹于南北京剧界主流阶层和大戏院,同台合作的也均是享誉南北的京剧名家。他不仅是一位卓有成就的京剧表演老艺术家,而且也是一位京剧演出活动的优秀管理者,京剧行业演员团体的活动家,多次在各地担任戏院的经理和梨园公会负责人。

梁一鸣的生年,《中国京剧史》记为1903年,《京剧知识词典》则记为1906年。笔者觉得他的生年可能不晚于1903年,理由是这两部书都记梁一鸣的卒年是1991年,而据丁木写的“《红灯记》幕后的故事”一文中记“梁一鸣于1991年仙逝,享年89岁”,据此推算,梁先生应当生于1902年或是1903年,视89岁为周岁还是虚龄而别。

他原名梁海涛,出生在无锡市的贫民家境,自幼随父母在上海做清扫工。8岁时,他得有机会入上海隋希豪班社做艺徒,学老生,拜名家产保福为师。1915年他开始登台以童伶唱老生戏,次年带艺入北京富连成科班搭班学艺。结束艺徒生活后,他凭着高亢响亮的嗓音条件,专工需要好嗓才能应付裕如的汪(桂芬)、刘(鸿升)两大老生流派艺术(另有记他是谭派老生,恐不确)。

上世纪20年代初期,他领衔组班在江浙、两湖、江西、河南、河北、山东等地演出,所到之处极获赞誉。约在1924年,他与“蔡灵芝、唐秋桂、贾春虎、赵君甫、刘双喜等”曾赴演出,献艺于永乐戏院,是为最早赴演出的京剧演员之一。

(二)梁一鸣的演艺事业虽然始于南方、终于东北的哈尔滨,但是他中青年的演艺黄金时期却与天津有很深的渊源。

20世纪的20年代至40年代,他长期活跃在天津,几进几出。20至30年代,梁一鸣、朱小义、郑瑶台、张艳芬等在天津南市大舞台演出,剧目以《西游记》等连台本戏居多,也有折子戏和时令戏《天河配》等。1927年,梁一鸣在天津与李吉瑞共同组织天津梨园公会,为贫困同事筹集慈善基金会,施舍棉衣、钱粮、棺木。1928年末,高庆奎、王汇川、董俊峰、钟喜久、娄廷玉、梁一鸣等联合演于天津大罗天游艺园。《唐韵笙评传》之“年表”记1928年12月15日起,梁一鸣与雷喜福、俞赞庭、唐韵笙等演于天华景戏院。根据《中国戏曲志.天津卷.资料汇编.第4辑》中“天津戏曲班社”的“稽古社”条目记述:“18年(1929)春节前夕,高兴桥、高渤海父子在天津劝业场内之天华景戏院成立了稽古社戏班,被邀集的演员有赵美英、梁一鸣、朱小义、张德发、娄廷…….”。

但也有记载说是1931年1月起,位于天津劝业场4楼的天华景戏院邀请赵美英、高静轩、梁一鸣、朱小义、张德发等名角,排演连台本戏《狸猫换太子》、《封神榜》等,梁一鸣则常主演《空城计》、《碰碑》、《将相和》、《打金枝》等戏。另据天华景戏院稽古社及其子弟班的业主高渤海回忆,当他正为初期经营不善而亏本无计可施的时候, 有一天他去劝业场6楼的共和厅听施家班的“申滩”,发现观众席上每天有一位温文尔雅的中年人准时到场听唱。经人介绍,得知他叫梁一鸣,是京剧老生,与在高渤海麾下的娄廷玉、李洪才是旧相识。这使高渤海油然兴起加强稽古社演员阵容的动机,决定增聘梁一鸣、孟丽君、赵化南等加入稽古社。

春节重张开业,结果是天天客满,仅在一个正月里,不仅补回了一万元的亏累,还赚进三万元的利润。梁一鸣等人在天华景期间,还演出了《济公传》、《永庆升平》、《孙庞斗智》、《七擒孟获》等。《中国戏曲志·天津卷·剧目》中“《西游记》”条目记:“二十二年(1933)三月起,由天津稽古社演出……主要演员有赵美英、陈莲芳(后改高静轩)、梁一鸣、朱小义(后改盖春来)、张德发等。”《天津文史资料选辑》总第99期载有张鹤琴文《天津“正乐育化会”》记:1935年,老生演员刘德珍与名琴师郭钟麟重建天津正乐育化会,众议“推举郭钟麟为会长,刘荣萱为副会长,梁一鸣、宫树卿、张洪瑞、刘德珍、三吉仙等为佐”,“后推梁为会长,刘荣萱仍为副会长”。但据《中国戏曲志·天津卷·行会》中“正乐育化会”条记:“三十年十月……由梁一鸣任会长。”此记时为1931年,与张文所记时间有出入。另外,还有资料说是在1936年,梁一鸣在天华景戏院与赵美英、盖春来、高静轩等,并特请来自上海以导排彩头戏而闻名的陈俊卿,排演连台本戏《西游记》,每两个星期出一本新戏,轰动一时。查:有资料具体记载梁一鸣饰唐僧,赵美英饰女妖,早期由朱小义饰孙悟空,后改盖春来饰演,高静轩饰猪八戒。当时,竟在天津民间出现一句新创出的时尚歇后语:“不看天华景的《西游记》——白活。”该剧演了24本,为稽古社盈利20余万元。这一条讯息说演《西游记》的时间为1936年,又与上引《中国戏曲志·天津卷·剧目》中写的1933年不相一致。或许是同剧分两期演出过,就不得而知了。无论如何,由以上资料可见,梁一鸣对当时天华景戏院及稽古社戏班的繁荣兴盛,是卓有功绩的。梁一鸣在天津还与尚和玉、程永龙等名角合作多年。此外,梁一鸣又在天津南市大舞台戏院与朱小义、张艳芬、郑瑶台等组班,演出折子戏、《西游记》以及应时戏《天河配》等。

据《中国戏曲志·天津卷·大事年表》记:1937年2月2日,天津国剧公会成立,郭仲麟任会长,梁一鸣为副会长。本年,稽古社业主辞掉了刘德珍、梁一鸣、朱小义等大部分原在该班效力的成年演员,以子弟科班的学员顶替之。随后,天津国剧公会成立了“正乐剧社”,梁一鸣任社长。

本年的中秋节时,天津上光明戏院成立了“迪音社”京剧戏班,梁一鸣与赵鸿林任社长。 1939年夏天,天津遭受了特大水灾,市区许多街道竟以舟船代步。因此,天津的演艺业不得不歇业。1939年12月5日,身为会长的梁一鸣只好应邀与张淑娴、张淑兰姐妹赴上海搭班演出。他在上海并没有忘记自身的职责,因为此时他尚未卸任,于是他以天津国剧公会的名义联络上海戏曲界举办义演,连演三天,共得款3400余元,全数寄回天津,由天津国剧公会留守人员赈济天津同行,以解同业燃眉之急。到了1943年,天津大舞台成立“燕林剧社”,邀请梁一鸣、仙牡丹、孙鹏志、彭英杰、小盛春、绿牡丹(黄玉麟)等出任主要演员。约在1946年,上海黄金大戏院以麒麟童(周信芳)、赵松樵、高百岁为三大头牌,梁一鸣这时在黄金大戏院担任后台经理。

梁一鸣任天津会长期间,除以上作为以外,他还为天津梨园界做了不少义举。他多次与当红的赵美英共同演义务戏,为贫困同业筹募救济金。他们还将义演所得购置十多亩义地,做为贫穷同行人的茔地,置棺收敛。

(三)梁一鸣热心公益,诚行善举,忠职尽责,在天津是这样,在各地也是这样。

2003年5月,京剧名家宋宝罗老先生亲自题签送我一本他的回忆录《艺海沉浮》,内中记有他与梁先生的一段相处经历,帮助我们对梁先生竭力助人的优秀品德能有更深入的认识。在上个世纪30年代后期,程砚秋剧团到天津中国大戏院演出,临演出前,一位二牌老生因病不能来天津参加演出,程砚秋十分着急,姜妙香向程先生推荐当时正在天津的宋宝罗“救场”。此时宋宝罗的嗓音经过变声期后刚恢复过来,让他在前边垫一出《阳平关》。可是, 才20岁的宋宝罗因为嗓音变声而有5年没登台了,一切行头都没有。他三哥去找梁一鸣,此时梁先生正和赵燕侠的姑妈赵美英在天仙大舞台演出,梁正是天津梨园公会会长。梁先生听说是向他借服装, 满口答应。宋演出的当天晚上6点钟,梁先生派人送来大靠、髯口、盔头,甚至连大镜子、化妆品,一应俱全地备好,派人早在后台等候了。演出时,梁先生还特意赶到中国大戏院,为宋宝罗把场助威。其后的1940年初,宋宝罗一家人应邀到上海天蟾舞台演出。开始刚到上海遇到很多困难,宋氏一家又是找到当时在上海共舞台演出并任上海伶界联合会会长的梁一鸣先生,再次得到他的鼎力相助。

1940年,上海京剧界为江苏六县水灾、为普善山庄施舍棺材、为麻风病医院募捐举行义演,共演出三场,梁一鸣参加了第一天的演出,剧目为《战马超·取成都·单刀会·逍遥津》,他饰演刘备。

在叶盛长先生叙事、由陈绍武撰文的《梨园一叶》中,还记录了这样一段关于梁一鸣率京剧界众人与流氓恶势力斗争的往事。1947年,唐韵笙、赵松樵、张云溪、张春华、叶盛长等正在上海天蟾舞台演《艳阳楼》,忽然几个流氓,冲上舞台看见演员就打。在吕春奎、刘老彪二人的号召下,戏班人抄起家伙打跑了流氓。出事当晚,上海伶界联合会召集各戏院演员在大舞台开会,身为联合会主席的梁一鸣表示此事不能算完,否则今后还会有流氓来扰乱演出,一定要与他们辨理。各戏班人们义愤填膺,决定向他们下战表,约定3天后在天蟾舞台门前双方对垒,一决胜负。这个事可就要闹大了,北京、南京、武汉的同行通电声援,各戏院老板出来劝阻,上海市警备司令部治安处长出面调停。几个流氓比起梨园界势单力薄,花钱雇用几十名黑帮会的打手帮忙,每人每天2块大洋。双方僵持了3天,的流氓李阿毛在经济上支撑不住,到第4天, 他就认输了,托人出来向伶界联合会求饶。梁一鸣代表梨园界提出条件:李阿毛一伙人要向梨园界赔礼道歉,顶着香盘在四马路、五马路游街,给梨园界祖师爷磕头,放鞭炮,方可了结此事。流氓们不敢违抗,一切照办,让全上海的演员们大大地舒了一口气。

梁一鸣先生乐善助人、扶植晚辈的美德,令人赞佩。他的热助公益、恪尽职守、做事善始善终的崇高精神与作风,尤其使人由衷感动和佩服,让人们看到中国老艺人们的优良传统。

(四)梁一鸣先生是数度挑班的大名角, 驰名南北。他擅演的剧目主要有《失空斩》、《碰碑》、《斩黄袍》、《大探二》、《辕门斩子》、《清官册》、《甘露寺》、《朱砂痣》、《七星灯》、《哭祖庙》、《胭粉计》、《桑园寄子》、《伍子胥》等。从他擅演的剧目考查,他早期主要宗的流派应该是汪(桂芬)、刘(鸿升)的老生派别。但是,他在中年以后,艺术上不拘泥于专宗某门某派,而是吸收南北各家所长,自为机杼,形成个人的艺术风格。除演老戏外,他还参与整理改编《打金枝》、《朱砂痣》、《劈山救母》,参加排演过《海瑞背纤》、《满江红》、《李闯王》、《詹天佑》等古代和近代历史剧,以及《白毛女》、《一颗珠》、《林海雪原》等现代新戏。

曾与他同台合作过的京剧名家很多,有杨小楼、梅兰芳、李吉瑞、尚和玉、高庆奎、郝寿臣、周信芳、尚小云、姜妙香、赵松樵、于连泉、俞振飞、裘盛戎、高盛麟、言慧珠等。例如1940年8月20日白天,在上海大舞台演的义务戏《战宛城》中,他扮演贾诩,麒麟童(周信芳)饰张绣,芙蓉草(赵桐珊)饰邹氏,赵如泉演曹操,张翼鹏和林树森分演前后的典韦。又如同年8月22日在上海演的另一场义务戏全部《大名府》中,他扮演吴用,麒麟童演卢俊义,盖叫天演史文恭,赵松樵演林冲,林树森演梁中书,赵如泉演时迁,高百岁演索超,张德禄演石秀,郑玉华演宋江,张翼鹏演武松。

据《中国戏曲志·黑龙江卷·哈尔滨志》的“大事记”记载:1952年5月7日,梁一鸣小组由长春到哈尔滨,加入松江省文教厅京剧实验工作团(后改名哈尔滨市京剧团),随员有史玉良、张春鸣,等1952年10月6日,该团演出新编戏《闯王进京》,主演梁一鸣、高亚樵。1953年,梁一鸣导演《劈山救母》并扮演刘彦昌,获东北地区会演优秀表演奖。1957年4月,梁一鸣、张蓉华率该团70余人赴天津、济南、青岛、大连演出,所到之处受到欢迎。1959年哈市京剧团梁一鸣等为在哈视察工作的周恩来演出。1960年12月,梁一鸣、王桂林(盖春来)等做为黑龙江省的代表,赴京出席全国文教群英会。1963年1-4月, 云燕铭、梁一鸣为首的哈市京剧团一行80余人赴沈阳、呼兰、阿城等地演出。同年8月,梁一鸣、张蓉华、高世寿等排演的现代戏《八一风暴》成功上演,获得赞誉。1964年9月,为朝鲜崔庸健委员长演现代京剧《自有后来人》。1973年,梁一鸣演现代戏《海港》中的马洪亮,以及《奇袭白虎团》、《追马》等戏, 观众为之兴奋。1978年2月哈市京剧团云燕铭、梁一鸣、高世寿等演出《杨门女将》连演3个月盛况不衰。

至于从1963年起他就率先扮演的京剧李玉和, 堪当名标京剧现代戏《红灯记》的创演史册之中。

(五)京剧《红灯记》与《自有后来人》是一体两裁的剧目,并且《自有后来人》剧目为先。据《中国京剧史》下卷第一分册第133页记, 京剧《自有后来人》是“王洪熙(执笔)、于绍田、史玉良根据迟雨、罗静电影文学剧本《自有后来人》改编。”“1964年哈尔滨市京剧团首演。导演史玉良。梁一鸣(饰李玉和)、云燕铭(饰李铁梅)、赵鸣华(饰李奶奶)、张春明(饰鸠山)主演。曾与中国京剧院同一题材的《红灯记》一起参加1964年全国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当年做为各地演员的12位代表之一,梁一鸣先生还在观摩演出闭幕式上发言。

该电影剧本见于《电影文学》期刊的1962年第9期上,次年即被搬上银幕, 引起社会热烈反响。据范守恕的《京剧原作者之谜》一文的记述:“样板戏的京剧《红灯记》,当时的署名被冠以‘集体创作’”,其实作者是“著名皖籍军旅作家沈默君”。“1963年,署名沈默君的电影《自有后来人》在全国上演,引起强烈反响,受到观众的普遍好评。不久,《自有后来人》先后被上海京剧院和中国京剧院移植,改名为《红灯记》。”当然,这里所记的《自有后来人》“不久,先后被上海京剧院和中国京剧院移植”,可能有误。但是,对于我们今天了解该剧的原创编剧者,还是有帮助的。电影上演的当年,即1963年,梁一鸣所在的哈尔滨市京剧团就把它改编成京剧上演,1964年1月28日,哈尔滨市京剧团在黑龙江省现代戏观摩演出中,上演了《自有后来人》。已是花甲之年的梁一鸣演了半个多世纪的传统戏, 现在要演一个以铁路工人作掩护的党地下工作者,对演惯了古人古装戏的老演员来说谈何容易,这需要许多探索、尝试、创造。

他的艺术创作十分成功,该剧公演后观众踊跃,竟致连续演出达百场以上。上海爱华沪剧团参照电影等改编成沪剧,剧名改为《红灯记》,演出亦获成功,轰动申城。中国京剧院一团也跟进改编排演了名为《红灯记》的京剧,而且是后来居上。1964年,在北京举办的全国京剧现代戏观摩汇演期间,拍板决定以后该剧不能再叫《自有后来人》,只能统一叫《红灯记》,后来进一步树之为样板。其结果自然只能是哈尔滨市京剧团的《自有后来人》今以后自动退出局外。于是,在“”倒台前后的十几年间,就很少再提到这个题材的京剧最早是由哈尔滨市京剧团搬上舞台的事实,从而埋没了最早扮演京剧李玉和、李铁梅等演员,以及编剧、导演等这些主创人员对于《红灯记》的初创性劳动成果。

梁一鸣先生和许许多多京剧名家一样,在挨过“牛棚”生活的磨难和劫后余生之后,他年逾古稀重又粉墨登场,抖擞老精神踏上久别的舞台,兴奋地与当地久违的观众欢聚,引起极大轰动。

1978年2月7日, 哈市京剧团第一演出队的云燕铭、梁一鸣、高世寿等开始上演《杨门女将》,连演3个月,上座不衰,此时他已75岁高龄。1979年9月5日, 中国唱片社派人到哈尔滨市,为梁一鸣录音《碰碑》、《胭粉计》、《桑园寄子》、《清官册》等戏。他们和人民一起终于盼来了祖国文化艺术的又一个春天。然而,令人惋惜的是像他这样的许多老艺术家在晚年还能登台演出的时候,没有人给他们提供机会,让他们走出他们工作和生活几十年的当地,到各地走一走,尤其是应该到北京、天津、上海演一演,展示一下他们的才艺,做一些示范,好让更多观众了解他们,唤来人们对他们辉煌时期的回忆,记录他们的艺术表演。

梁一鸣先生是一位德艺双馨的京剧老艺术家,建国前曾历任过天津、哈尔滨、上海三大码头的京剧界公会会长,他在京剧界曾经留有的足迹不应被埋没,让我们记住他。

Similar Posts